常州怀德公益基金国学讲座第19期【论孔颜之乐】
日期:2015/12/9 18:29:13 访问次数:1649次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是孔子之乐。“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是颜子之乐。北宋大程夫子“昔受学于周茂叔,每令寻颜子、仲尼乐处,所乐何事”,随着理学的兴起,寻孔颜之乐就成为理学家们探讨的中心话题。孔颜之乐是心体之乐、德性之乐,是内在的、持久的。感官之乐依赖于外物,是外在的,暂时的。《性自命出》:凡人虽有性,心无定志,待物而后作,待悦而后行。

    孔颜之乐与孔颜之“好学”是统一的。孔门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但只有颜子一人能够“好学”。“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孔子也说自己好学:“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唯有“学”才能“乐”,此“学”不是今人所从事的知识与技能的学习,而是“为己之学”。孟子曰:“万物皆备于我,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君子“反身而诚”,则有大乐,而“反身而诚”之“反”即是“学”。如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孔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又曰:“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只有自己笃实去“学”,体会到德性之乐,才能善待他人、教化他人,也给他人带来快乐。据朱子《伊洛渊源录》记载:“朱公掞见明道于汝州,逾月而归,语人曰: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月”。

    阳明先生曰:“人须有为己之心,方能克己;能克己,方能成己”。破私立公需要真正在自家身心上用功夫,“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人心本来是一片光明,无内外人我的分别,“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只是此心受制于躯体的束缚,才间形骸而分尔我,沦为小人。认识到自私自利不符合人之本性,而去舍己为人,则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如此行善是不可持续的,以至于流于伪善。孟子曰“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至善与至诚密不可分,善念善行必须从内在一颗真诚之心自然发出,为什么乐于助人,其实这不过是尽自己的本分。墨子主张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孟子却痛斥其为异端而予以批判,值得今人深思。(严思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