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戬炜:史学一柱吕思勉
日期:2015/12/19 13:53:39 访问次数:1117次
  

    常州城中有个古典园林,名字叫“近园”。近园者,近乎于园也。话说得很谦虚,其实是吴中名园。清代画坛有6个大画家,号称“四王一吴一恽”,分别是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吴历、恽格。这个园子里,王翚、恽格同时住过。园林布置,亦曾得到过两位大画家的指点。

    近园北面有条街,名曰“十子街”。其名称由来,可追溯到北宋时期。北宋吏部侍郎、龙图阁待制邹浩,家住此街。

    邹浩,宋元丰五年(1082年)进士,宋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他的曾祖父邹元庆生育10子,其中3人中进士。子孙遍及城乡,一门科第不绝。祖父邹霖(宋天禧三年进士)就是邹元庆第10个儿子。邹家后裔为纪念始祖邹霖,名其所居之地为“十子街”。

    十子街是常州城中热闹之地,几乎天天锣鼓喧天。为什么?旧时城内百姓办喜事,新娘的花轿,一定要到十子街上走一走,取个吉兆,图个将来子孙满堂、科举得意。城里三天两头有人结婚,结婚必走十子街,这十子街,当然天天如同过节般喧哗。

    这个喧哗之地上,有一户吕姓人家,生了个儿子,取名思勉。这个叫吕思勉的孩子,与邻居孩子大有不同。小小年纪,人家孩子一听锣鼓声响,马上就到门口看热闹去了,他却端坐不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吕思勉读书之早、之勤,著述之早、之勤,常人罕见。据《吕思勉先生编年事辑》载——

    1889年(光绪十五年,己丑)6岁

    随同邑薛念辛先生受业,读《通鉴辑览》《水道提纲》《读史方舆纪要》等,自言“每苦《提纲》头绪纷繁,而于《辑览》言历代之治乱兴亡,颇觉津津有味。”

    1891年(光绪十七年,辛卯)8岁

    先生读书颇早,自言此时与史学发生关系。是年,母亲、姐姐为先生讲解《纲鉴正史约编》。父亲令其读《日知录》《廿二史札记》《经世文编》等。

    1892年(光绪十八年,壬辰)9岁

    父亲选授江浦县学教谕,合家同往,至1897年归。先生居江浦4年。晚年曾撰《青年时代的回忆》,记早年江浦之生活。

    1893年(光绪十九年,癸巳)10岁

    先生家境开始转坏,不再延师教读,改由父亲自教。父亲无暇,则由母亲、姐姐帮助讲解。母亲始授《说文解字》。

    1894年(光绪二十年,甲午)11岁

    先生始读新书报刊。所读之书有徐继畲《瀛环志略》、魏源《海国图志》、邹沅帆《五洲列国图》、日本冈本监辅《万国史记》、蔡尔康译《泰西新史揽要》、王韬《普法战记》、黄公度《日本国志》等。由此略知世界历史。

    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丙申)13岁

    先生始读梁启超所编《时务报》,梁氏著作殆无不寓目。其时最信康、梁之说,深受影响,“虽亲炙之师友不逮也”。先生言其思想有三大变,此为思想之第一期。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丁酉)14岁

    先生已能作文。从父命以所作就正于石小泉、薛以庄诸先生。又从族兄点读《通鉴辑览》,约半年毕。

    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己亥)16岁

    先生赴江阴应小试。考入阳湖县学。父亲叮嘱多读书,不该兢兢于文字之末。是年始读正史,及《资治通鉴》《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通典》《通志》和《昭明文选》等,并写有史札和史论数本。

    综上所述,在十九世纪结束的时候,按旧说,也就是吕思勉进入束发之年时,就已经完成国学教育,具备著述能力了。这在中国读书人中,堪称“早慧”。

    史学界对中国近代史学家有“史学四大家”之谓,四大家者,支撑中国近代史学之“四柱”也、四大名家钱穆、陈垣、陈寅恪、吕思勉也。

    不过,这个名单,排序是有问题的。因为,名列第一的钱穆,如果他看到这个排序,立即会惊出一身冷汗,然后把排名的那个叫严望耕的后辈史学家叫过来,告诉他,把自己那个第一的位置,让给他的老师吕思勉。因为,他是常州人,从小师从吕思勉。

    据钱穆《师友杂忆》载——

    当时常州府中学堂诸师长尤为余毕生难忘者,有吕思勉诚之(吕思勉,字诚之)师。亦常州人。任历史地理两课。闻城之师曾亲受业于敬山太老师之门。诚之师长于余可十二岁,则初来任教当是二十五岁,在诸师中最为年轻……

    余之重见诚之师,乃在一九四○年,上距离去常州府中学堂,适已三十年一世之隔矣。是年,余《国史大纲》初完稿,为防空袭,急欲付印。乃自昆明赴香港,商之商务印书馆,王云五馆长允即付印,惟须交上海印刷厂付印。余曰大佳,光华大学有吕思勉教授,此稿最后校样须由彼过目。云五亦允办。余又赴沪,亲谒诚之师于其法租界之寓邸。面陈《国史大纲》方完稿,即付印,恐多错误,盼师作最后一校,其时余当已离去,遇错误,请径改定。师亦允之……

    一九四一年夏,余……曾赴常州,谒诚之师。师领余去访常州府中学堂旧址,民国后改为常州第五中学……临时邀集学生在校者逾百人,集旷场,诚之师命余作一番演讲。余告诸生,此学校四十年前一老师长,带领其四十年前一老学生,命其在此讲演。房屋建筑物质方面已大变,而人事方面,四十年前一对老师生,则情绪如昨,照样在诸君之目前。此诚在学校历史上一稀遘难遇之盛事。今日此一四十年前老学生之讲辞,乃求不啻如其四十年前老师长之口中吐出。今日余之讲辞,深望在场四十年后之新学生记取,亦渴望在旁四十年之老师长教正。学校百年树人,其精神即在此。

    要提醒的是,写这篇文章时,钱穆已经八十高龄。八十老者,言谈之间,对师长吕思勉的敬重之情,还溢于言表,足见师生之谊,印象之深。摘自张戬炜先生著《书生本色》,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