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戬炜:巨资刻书盛宣怀
日期:2016/1/4 11:18:29 访问次数:1248次
  

    盛宣怀,中国近代史上一个话题四出的人物。
    盛宣怀是常州人。按身份说,是清末官员、政治家、洋务派代表人物。按行迹说,是红顶商人、企业家、慈善家,有“中国实业之父”和“中国商父”之称。按业绩说,盛宣怀创造了11项“中国第一”:第一个民用股份制企业轮船招商局、第一个电报局、第一个内河小火轮公司、第一家银行、第一条铁路干线京汉铁路、第一个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第一所大学北洋大学堂(天津大学)、第一所高等师范学堂南洋公学(交通大学)、第一个勘矿公司、第一座公共图书馆、第一家慈善机构中国红十字会。
    有说当年,慈禧太后生病,盛宣怀派了一个常州孟河医派的高手上京,一剂而愈。慈禧大喜,问用的是什么奇药。盛宣怀一顺口,说是南洋海岛上采来的灵草。慈禧又问,哪个海岛?盛宣怀见慈禧如此认真,就胡编说,那个岛叫钓鱼岛。慈禧立即拟了一道诏书,意思是,这个钓鱼岛,是我大清所有,盛产灵丹妙药。现在我决定,把这个叫钓鱼岛的海岛,周围还有什么岛,都封给盛宣怀。你盛宣怀拿了这些岛,专门为我种药,不准挪作他用。钦此。从此,这个钓鱼岛,就归了盛宣怀。
    此说见1972年2月12日香港《新闻天地》周刊,摘录如下——
    关于钓鱼台的所有权……曾有过争论。各报章杂志也有过片断的记载。美国的华裔参议员邝友良,去年冬在国会作证时也透露过,钓鱼台的所有权,属于一位美国华裔公民葛丽丝•徐。但从没有一位新闻记者见过葛丽丝•徐,也从没有一位记者从葛丽丝•徐手中,获得第一手资料。本报记者穷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在纽约访到了这位持有钓鱼台所有权状的“葛丽丝•徐”,她就是徐逸女士,也就是清朝邮传部尚书盛宣怀的孙女盛毓真。
    1972年2月,香港诸报纸最大的新闻,就是盛毓真临终时,将慈禧封赏钓鱼岛的诏令,献给中华民国政府。如泛亚通讯社台北二日电讯说——
    徐逸女士因癌于一月廿二日病逝台北……光绪十九年,慈禧太后颁发诏书,将钓鱼台、黄尾屿、赤屿等三小岛赏给盛宣怀为产业。此项诏书一直由徐女士保管。
    有学者考证,此诏令为伪造,不足为凭。此处权当传说,一笑而过。要说的是,盛宣怀当年号称富可敌国,在图书收藏与出版方面,亦是出手不凡。
    平生治事之余,盛宣怀寄情于图书金石书画。《愚斋图书馆藏书目录》序言里说——
    愚斋公壮岁即有纵窥书穴之志。从政余闲,辄喜收集图书。逮官京曹,收罗益富。最后收得元和灵鹅阁江氏、巴陵小玲珑馆方氏之书,皮架图籍,已赢十余万卷矣。
    据学者周蓉《盛宣怀藏书与刻书述略》载——
据统计,盛氏图书馆藏书达6666种、6607 册,明刻本有500 多种,以经史子集四部分类。其中有不少和孤本和稀见之本,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
    盛宣怀私家藏书曰“愚斋图书馆”,据他说,建“愚斋图书馆”,是为了“公诸同好”。愚斋藏书收藏数量之多、质量之精,在中国藏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愚斋藏书部分善本流传日本,又收集了众多流落日本的古刻本,当时在海外亦产生很大影响。
    1894年,盛宣怀为传承乡梓文化,决定整理乡邦文献。委托常州江阴县大儒缪荃荪主持,刻印《常州先哲遗书》。
    盛宣怀认为,毗陵(常州)地区的文风盛行,自齐梁肇始,至清代人文蔚起,独标学派。代有传述,著述如林。由于历来兵灾浩劫,图书文献多所散佚。文献凋零,士人心忧,深惧国粹湮没,因而购书、刻书之风转盛。作为常州人,有责任、有义务把散佚的常州文献尽力搜罗,仿刻印成书,传之后代。
    为了编辑刻印需要,盛宣怀在上海购买了一座房子,作为编辑部的工作用房。采买大量优质枣木,作为刻版用木。另外辟出场所,用以刻工工作。刻工则选择清末“四大刻工”之一的陶子麟。据估算,前后耗费8万银两,力求做到中国一流。
    《长江论坛》2008年第4 期署名江凌《清末民初武昌陶子麟书坊刻书业考略》载——
    陶子麟(1857年—1928年), 清末民初全国四大著名刻工之一。湖北黄冈人。以摹刻仿宋体及软体字为特长,当时有“陶家宋椠传天下”的美誉,曾为许多知名藏书家及士绅学者刻过书……光绪二十年(1894年),为盛宣怀刻丛书《常州先哲遗书》49 种,其中经部2 种,史部5 种,子部8 种,集部25 种,其他9 种。
    陶子麟接下任务后,与徒弟来到上海,在盛宣怀买下的房子里,一丝不苟、精心镌刻。期间,盛宣怀提供经费保障、缪荃荪提供学术保障、中国当时四大刻工之一的陶子麟提供技术保障。三重保障之下,5年后,《常州先哲遗书》之刻,成为中国刻书史上一部杰作佳构。其成就,据《续修四库全书提要•常州先哲遗书》论:
    其编辑价值:是编之成,实缪荃荪主之……是编在郡邑丛书中,可称为最完善者矣。
    其版本价值:凡明以前书,率多用影抄本、或旧抄本、或四库本。而明清各书,则大半用原刻本。多世不经见者书。书前目录,均注明刊刻,尤为便利。
    清代版本目录学家叶德辉《书林清话•刻乡先哲之书》载:如《梓吴》、《盐邑志林》,虽有开必先,而卷帙零奇,殊嫌琐细。《泾川》亦多无用之书,不必为世传诵……《金华》颇多专集,校刻又嫌不精。《武林》卷帙浩繁,滥收山水寺观志书,未免不知鉴别。惟《常州先哲遗书》,出自缪艺风老人手定,抉择严谨,刻手亦工。后有作者,当取以为师资矣。
    一部堪为“刻书师资”的杰作,铸就了常州历史文化的纪念碑。摘自张戬炜先生著《书生本色》,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