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小史·序章
日期:2016/11/6 13:09:24 访问次数:639次
  

书院小史·序章

 

   书院对于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我们翻阅中国历史,岳麓、白鹿洞、嵩阳、石鼓、鹅湖、东林,一个个熟悉的名词映入眼帘。然而,书院对于我们来说又显得不那么熟悉,这一古老的文化教育组织在当今的教育体制中早已不见踪影,使我们难以近距离地窥其面貌。书院二字,更多的成为一种历史符号。有鉴于此,岳麓书院新媒体工作室决定推出新的栏目——《书院小史》,对书院历史作一个较为全面的介绍,以期唤回公众对于书院这一中国古代独具特色的文化教育组织的记忆。



   书院是新生于唐代的文化教育组织,它源自民间和官府,是书籍大量流通于社会之后,数量不断增长的读书人围绕着书,开展藏书、校书、修书、著书、刻书、读书、教书等活动,进行文化积累、研究、创造、传播的必然结果。书院由唐而宋元明清,经千余年的发展,得以遍布除今西藏之外的全国所有省区,数量至少有7500所以上。它为中国教育、学术、文化、出版、藏书等事业的发展,对民俗风情的培植,国民思维习惯、伦常观念的养成等都做出了重大贡献。唐五代时期是中国书院史的起始阶段,见诸文献记载的书院只有70余所,但后世书院几乎所有的活动都能在这里找到源头。读书人在其中藏书读书,校勘典籍,问学讲书,游宴会友,吟诗作文,交流学术,教学授受,讨论政治,关心时局,探究经史,研究著述等,承担起改造、更新、传递华夏文明的重担。

 

江西庐山白鹿洞书院建于唐贞元年间(785—805),至宋代成“天下四大书院”之一

 

   两宋文化与经济的双重繁荣带来了书院发展的黄金时期。书院在北宋形成了讲学、藏书、祭祀、学田四大基本规制。并且以“天下四大书院”为代表,强化了教育教学功能。书院作为学校的一种,得到社会的认同。

 

 

北宋大中祥符八年(1015),宋真宗为岳麓书院赐书赐额,岳麓书院始称“天下四大书院”之一


   南宋理学家在“南宋四大书院”的讲学,带来了学术的繁荣昌盛,使学术与书院的一体化得以完成;朱熹的《白鹿洞书院揭示》通行天下,更有典范作用。从此,书院与教育、学术结合,形成魅力无限的文化人格特征,影响着中国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

 

 南宋淳熙二年(1175年),吕祖谦邀请朱熹、陆九龄、陆九渊齐聚江西铅山鹅湖寺,就“尊德性”、“道问学”这一儒学命题展开激烈辩论,是为“鹅湖之会”。后人建鹅湖书院作为纪念。

 

   元代,与理学一体化的书院被等视为官学,受到重视。在书院建设者之中,既有汉人、南人,也有蒙古与色目人,因此而有“书院之设,莫盛于元”的说法。

 

山西平定冠山书院在元至正年间(1341—1370)由皇帝赐名,并得赐书万卷,成为元代北方一大人才中心

 

   明代王守仁、湛若水的思想兴起以后,心学传播者“立书院,联讲会”,再次迎来了书院与学术的一体繁荣。这一时期,书院又走出国门,传到朝鲜,为中华文明的传播和当地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东林书院依庸堂
 


   书院在清代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创复书院达5836所,基本普及城乡。道光以降,面对着大炮战舰冲入国门的西方文化,书院努力应对,在内容和形式经过改造后,将西学、新学引入其中,形成了新式书院,是为积极的变革。
   八国联军侵华过后的光绪二十七年(1901),惊魂未定的清政府发布著名的书院改制上谕,将“中兴”的希望寄托在学制的大变革,全国书院被改为大、中、小三级学堂,延续千年的书院制度暂时告一段落。


   然而,植根于中国本土文化而诞生的书院制度终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在清末新政中被人为一刀切的书院改制政策并非是“历史的必然”。在改制上谕颁布不久,国内仍有新书院诞生。到了民国,更是掀起了对书院教育制度的反思思潮。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文化热的出现,书院再度得到学界的关注,“书院学”逐渐成为学界热门。此外,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老书院相继被修复,先后被立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据统计,截止到2011年底,全国现存674所古代书院。其中,有50所古代书院进入国保单位名录。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四大书院之一的岳麓书院在1988年被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时期,民间新建书院大量涌现,成为当代书院界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到2011年底,现代实体书院的数量达到了591所,此外又有122所网络虚拟书院。传统老书院与现代书院相加,数量在一千所以上。如今,距前次统计已过五年,我们保守估计,当代的新老书院数量当突破了2000所,超过了明代的书院数量(1962所),更是远超唐、五代、宋、辽、金、元所有书院的总和。可以说,书院这一中国古代传统的文化教育组织在如今不仅重获新生,更是走向了新的繁荣,因而有了“书院复兴”的说法。书院之所以能够延续千年不绝并在当代重新走向复兴,是因为书院在其千余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以学术独立、自动研究、人性修养、学行并重、尊严师道、师生情笃等为代表的书院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支撑着从古至今的读书人不懈地延续着书院的千年弦歌。我们强调,这种书院精神是一种文化的自觉、自信与担当,是一种传斯道以济斯民的襟怀,以发扬光大民族优秀文化为己任。在新的形势下,宋儒的伟大抱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仍有其永不褪色的价值。我们在保持开放之势的同时,善待传统,既吐故纳新,又温故知新。我们应坚持传统与现代并重,既取欧美西学之长处,又重视传统经典,善用中学之精华。与时俱进,由古开新,此则正是书院弦歌千年的精髓所在。如此,始能传承书院积累、研究、创新与传播文化的永续活力,建立起新的文化自信,屹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

   历史悠悠,斗转星移,我们不妨一起穿越时空的隧道,来漫游这千年辉煌的遗迹胜境,追寻读书人精神家园——书院的前世今生。(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湖南大学岳麓书院”)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