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日期:2017/6/21 18:56:51 访问次数:283次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论语·泰伯)

    朱子曰:“言人之为学,既如有所不及矣,而其心犹竦然,惟恐其或失之,警学者当如是也。程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不得放过。纔说姑待明日,便不可也’。”

    “学如不及,犹恐失之”,此“学”乃为己之学,成德之学,非学习知识技艺以求谋生。孔门大弟子子路忠实地践行着孔子这句话。“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孔门为己之学涵摄“知”与“行”,如“子路有闻”,“闻”是从老师那里得到的教诲,属于“知”。阳明先生曰:“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唯有“知”落实到“行”上,博学于文而约之以礼,为己之学的两个环节才得以完成。“未之能行,唯恐有闻”,“有”通“又”,“唯恐有闻”,其实是子路对于前一“闻”躬行不殆,此种心态正是“学如不及,犹恐失之”。一个“恐”字语义丰满,就把子路笃实践行的精神表达出来了。

    《中庸》8章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复圣颜子也在践行着孔子所言“学如不及,犹恐失之”。颜子“择乎中庸,得一善”,此“善”非从外来,而是反求诸己而得一善。“子路有闻”,“闻”是闻一善言,还停留在“义袭而取之”的阶段。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拳拳,恭敬奉持,与“犹恐失之”之“恐”呼应,但两者有内外深浅之别。从学问境界上说,“拳拳服膺而弗失”远高于“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中庸》曰:“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从义理上分析,这几章均可与“学如不及,犹恐失之”互参。其中,“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蕴含着“知行合一”的思想,明代大儒王阳明,名“守仁”,正是取自《论语》此章。

    《大学》曰:“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君子为学,也分一个终始。为学之初,先要慕学向学,立志为学。常人跟圣贤士君子一比,自惭形秽,生出廉耻心来,《中庸》所谓“知耻近乎勇”,然后才能发愤做“困知勉行”的为学功夫,此为修学之“始”。

    冉求为自己不精进学道找借口,对孔子说:“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公孙丑哭丧着脸,央求孟子把修道的标准下降几个等级,曰:“道则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似不可及也,何不使彼为可几及而日孳孳也?”如果把君子之学比作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冉求与公孙丑连第一步都没有迈出去。

    《礼记·经解》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缪以千里”,这说明“始”非常重要。《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这似乎是贬低“始”而强调“终”的重要性。“终”与“始”其实都相当重要,如《尚书》曰:“慎始而敬终,终以不困”。

    孔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中庸》曰:“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君子立志为学,且笃实为学,如“学”不能固守,犹如农夫只是忙于耕耘而没有收获。

    “见善如不及”,这是从“始位”论学,要学者在心中生发起向学的动力来。“学如不及,犹恐失之”,则是从“终位”来谈如何固守“学”,“学”须内化到心性中,由“知”升华为“仁”。“仁者安仁”与“知者利仁”,落在终位上体会“安”与“利”,其境界高下立判。

    “学如不及,犹恐失之”,功夫吃紧处全在一个“恐”字上。“恐”与“临事而惧”之“惧”以及“慎独”之“慎”在义理上相通。诸如“敬畏”“戒慎”“恐惧”“战战兢兢”等词汇,在常人看来大都是负面的情绪,学佛者看到这些更会嗤之以鼻,但在儒家经典中出现频率却很高。须知,儒家从心性修养功夫之致密与精微处说“恐惧”与“敬畏”,真切笃实而不凌空蹈虚。“恐”、“敬”大约分别与“困知勉行”“学知利行”对应。心性功夫逐步入于精微,由“畏”而“敬”,由“敬”而“诚”。精微至极,如《中庸》所谓“至诚无息”,就是“生知安行”的境界了。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