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日期:2017/6/24 16:39:19 访问次数:215次
  

8.18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论语·泰伯)

    朱子注:“巍巍,高大之貌。不与,犹言不相关,言其不以位为乐也”。

    下一章,孔子也以“巍巍乎”来赞美尧之盛德。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舜禹“有”天下而不“与”,其义应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接近。

    巍巍,高大之貌,孔子曰“仁者乐山”,正是取山势巍峨峻拔之意象。“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山岳虽然高大,毕竟还有限度。《中庸》曰:“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孔子曰:“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研读本章,须注意前后两个动词“有”、“与”相对照,重点是体会孔子是在什么意义上使用“有”和“与”。

    《中庸》17章,孔子曰:“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本章“舜禹之有天下”,“有”不是占有、具有,而是从德性意义上说这个“有”。所谓“富有四海之内”,不是财富意义上的富足,而是指盛德大业,如《大学》所谓“明明德于天下”。阳明先生在《大学问》中说:“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

    舜禹“有”天下而不“与”,不“与”,是指“身不与”。舜禹其心可以参赞化育,可以过化存神,但其身体与常人一样,也是独立且有限的生命个体。舜禹之有天下也,心与而身不与。舜禹之盛德足以配天子之位,禀受天命而治理天下,不参杂一点私心杂念,如孔子曰“唯天为大,唯尧则之”,《礼记·礼运》所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大程夫子曰:“三代之治,顺理者也;两汉以下,皆把持天下者也”。以身与天下,即是把持天下,如秦汉以下,废封建而立郡县,帝王都是把天下视作一家一姓之产业。

    《中庸》曰:“诗曰‘不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笃恭,至诚也,尽其性也,《中庸》由大本之“中”直接说达道之“和”。孟子曰:“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天下平”。孟子把心性功夫落实在“修身”上,“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由“修身”而说“天下平”。以“心与而身不与”解本章,“身”乃是孟子所谓“小体”,非《大学》“心正而后身修”之身。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