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
日期:2017/7/6 17:06:14 访问次数:505次
  

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礼记·曲礼上》)

 

 

    “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其义不难理解,古今对此句没有什么疑义。1916年,蔡元培欲聘请马一浮先生到北大任教,马先生以“礼闻来学,未闻往教”婉拒。

   “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这一句较难理解。何为“取于人”,何为“取人”,分歧较大。

    郑玄注:“谓君人者,取于人,谓高尚其道;取人,谓制服其身”。孔颖达疏:“此谓人君在上招贤之礼,当用贤人德行,不得虚致其身”。

    郑玄与孔颖达对“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一句的注解,牵强附会,不仅没有发明义理,即使放到上下文中去考察,也显得突兀。

    如何领会“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朱子语类》中记载了朱子与门人的一段对话,已经给出了答案。

    问:“‘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吕与叔(吕大临)谓上二句学者之道,下二句教者之道。取,犹致也。取于人者,我为人所取而教之;在教者言之,则来学者也。取人者,我致人以教己;在教者言之,则往教者也。此说如何?”

    曰:“道理亦大纲是如此,只是说得不甚分晓。据某所见,都只就教者身上说。取于人者,是人来求我,我因而教之;取人者,是我求人以教。今欲下一转语:取于人者,便是‘有朋自远方来’,‘童蒙求我’;取人者,便是‘好为人师’,‘我求童蒙’”。

    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周易·蒙卦》曰:“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朱子引用这三处经典来注解“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圆融通贯,义理晓畅。分别以“人来求我,我因而教之”、“我求人以教”来解读“取于人”与“取人”,令人心悦诚服,更无可疑。

 

 

     除此之外,《孟子·尽心上》记载孟子与公孙丑的一段对话,对于今人解读“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也有帮助。

     公孙丑曰:“道则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似不可及也;何不使彼为可几及而日孳孳也?”孟子曰:“大匠不为拙工改废绳墨,羿不为拙射变其彀率。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中道而立,能者从之”。

    “引而不发,跃如也”,把弓拉满却不把箭发射出去。成语“跃跃欲试”估计应是“跃跃欲射”,但已经不是孟子所表达的那个意思了。“引而不发”与“中道而立”前后呼应,孟子以射箭为比喻,以阐明君子如何传道授业。

     把弓拉满会产生一个弹性势能,这个势能场是全方位向外辐射的。孟子以“引而不发”来解说“中道而立”,正是取弓与弦拉满以后的这个整体意象,从中须体会出一个“德”与“位”来。《中庸》曰“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大学》曰“诚于中,形于外”,《学记》曰“善待问者,如撞钟”,与孟子所谓“中道而立”在义理上相接近,可以相互印证。

     一旦把箭发射出去,箭的运动轨迹就落在一条直线上,直线相对于圆周来说是偏颇的。机械运动有一线性轨迹,有方向性的选择,力有作用对象,与此种意象相对应的,正是《曲礼》所谓“取人”“往教”。

     《老子》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庸》云:“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两句话在文辞上虽然相近,但意境上却相去甚远。

     老子所言“行”,就是行路,从起点到终点连接而成一条线,犹如射出去的箭。《中庸》只是以“行路”来比喻君子弘道化人,“远”即远大,落在“大”上。君子中道而立,从恻隐、辞让等四端之心不断涵养扩充开来。“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犹如在平静水面上投下一石块,振动以同心圆的形式向远方扩散出去。但根据惠更斯原理,传播出去的只是波动,石块作为波源还是在入水的位置,如孟子所谓“引而不发,中道而立”。

 

    

    人们习惯于将老师比作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又将老师比作园丁,用辛勤的汗水,浇灌幼苗成长。

    孟子曰:“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蜡烛发出的光,非常微弱,不能像太阳那样光芒万丈。但蜡烛发光也没有选择性,有光照的对象,其实也没对象。把老师比作园丁,所施行的教育就是一个对象化的活动,对于今天的老师是合适的,对于古代传道授业意义上的老师,是不恰当的。

   “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在这句之前,《曲礼》作者特别强调“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耐人寻味。

    《学记》曰:“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古人说教养、教化,身教重于言教,其实“教”落在“养”与“化”上。孟子曰:“以善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又曰:“夫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

    “教”为言教,只是把道理讲明。“养”与“化”落在德行上,有“感”则有“应”,此是行不言之教。如孟子曰:“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

    磁铁产生出的磁场没有选择性,只要处于磁场中就会受到磁化作用。但有“感”未必有“应”,如木块处于磁场中不会被磁化,而铁块会被磁场磁化,并被磁铁所吸引。孔子曰:“有教无类”。师生之间因为道义而相亲,“近者说,远者来”,学生被老师的德性所感化,并立志跟从老师修学,犹如磁铁与铁块通过磁场的一“感”一“应”而靠近。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朱子注:“尽己之谓忠, 推己之谓恕”。

    忠、恕明明为两个,如何是一贯之道?阳明先生曰:“学者果能忠恕上用功,岂不是一贯?”其实,不是在“忠”以外别有一个“恕”。君子只是去“尽己”,破私解蔽,复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立人达人之“恕”即涵摄在其中。

    阳明先生曰:“自‘格物致知’至‘平天下’,只是一个‘明明德’,虽‘亲民’,亦‘明德’事也”。须知,《大学》之修齐治平皆是在自家心性上做功夫,“修身”为“明明德于身”,则“身”即是“心”;“齐家”为“明明德于家”,则“家”即是“心”,依此类推。

    政治的本质是教化,子曰:“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通常称“修齐治平”为外王事业,所谓“外王”,其实没有一点外在性。“虽‘亲民’,亦‘明德’事也”,明白了这个道理,那么老师教育弟子,就不应有个教育的对象,全心全意只是去修身正己,育人、化人也涵摄在“尽己”中。

     明正德九年,阳明先生升任南京鸿胪寺卿,滁阳诸友送至乌衣,不能别,留居江浦,候先生渡江。先生以诗促之归曰:                                             

               滁之水,入江流,
               江潮日复来滁州。
               相思若潮水,
               来往何时休?
               空相思,亦何益?
               欲慰相思情,不如崇令德。
               掘地见泉水,随处无弗得。
               何必驱驰为?千里远相即。

    

    老师教育弟子,这是在传道弘道,但也只是在自家心体上用功夫,《中庸》所谓“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那么弟子该如何与老师相亲近呢?“欲慰相思情,不如崇令德”,阳明先生告诉弟子们只要去修身立德,就能与老师心心相印。

    正如阳明先生论“孝”:“此心无私欲之蔽,即是天理,不须外面添一分;以此纯乎天理之心,发之事父便是孝”。“孝”本是内在德性,成就德性,自然能对父母尽孝。同理,对于老师的恭敬,也要落实在自家德性修养上。

   “掘地见泉水,随处无弗得”,阳明先生以此喻“反求诸己”功夫,孟子所谓“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求在我者也”。

    “何必驱驰为,千里远相即”,不要向外求,不要落入世俗的送往迎来等繁文缛节上,也不要在意空间距离的远近。诚如阳明先生在《与滁阳诸生书》中所言:“有志者,虽吾无一字,固朝夕如面也。其无志者,盖对面千里,况千里之外盈尺之牍乎”!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