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74条:君子之道费而隐
日期:2017/8/7 9:04:34 访问次数:129次
  

问:“先儒曰‘圣人之道,必降而自卑;贤人之言,则引而自高’,如何?”先生曰:“不然。如此,却乃伪也。圣人如天,无往而非天,三光之上天也,九地之下亦天也,天何尝有降而自卑?此所谓大而化之也。贤人如山岳,守其高而已。然百仞者不能引而为千仞,千仞者不能引而为万仞。是贤人未尝引而自高也,引而自高则伪矣。”(《传习录》74条)

 

《传习录》74条要旨

 

【1】 小程子曰:“圣人之教人,俯就之若此,犹恐众人以为高远而不亲也。圣人之道,必降而自卑,不如此则人不亲;贤人之言,则引而自高,不如此则道不尊。观于孔子、孟子,则可见矣。”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朱子注解《论语》这一章引用了程子这段话,认为孔子此言是“降而自卑”。朱子曰:“孔子谦言己无知识,但其告人,虽于至愚,不敢不尽耳”。

   朱子对于“无知”与“空空如也”的理解有误。孔子说自己“无知”,不是自谦,犹如孔子告诉子贡自己非“多学而识之者”,而是“一以贯之”。《传习录》168条,阳明先生曰:“良知不滞于见闻,而亦不离于见闻。孔子云:‘吾有知乎哉?无知也’。良知之外,别无知矣。故‘致良知’是学问大头脑,是圣人教人第一义”。

   《传习录》295条,阳明先生曰:“孔子有鄙夫来问,未尝先有知识以应之,其心只空空而已。但叩他自知的是非两端,与之一剖决,鄙夫之心便已了然。鄙夫自知的是非,便是他本来天则,虽圣人聪明,如何可与增减得一毫?”“空空如也”正是指孔子自己,有鄙夫来问,如果孔子先有知识以应之,就做不到因材施教、随机点化了。

 

 

【2】 圣人如天,无往而非天,三光之上天也,九地之下亦天也,天何尝有降而自卑?此所谓大而化之也。

 

   大而化之,孟子所谓“大而化之之谓圣”。孟子曰:“夫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上下与天地同流”。

   圣人过化存神,极高明而道中庸,下一个“降”字,纯属多余。圣人浑然与天地万物为一体,内外贯通,无人我之分别。如果降而自卑以接引众人,则有内外人我之间的二元对立。

   阳明先生曰:“古之人所以能见善不啻若己出,见恶不啻若己入,视民之饥溺犹己之饥溺,而一夫不获,若己推而纳诸沟中者,非故为是而以蕲天下之信己也,务致其良知,求自慊而已矣”。

 


【3】 贤人如山岳,守其高而已。然百仞者不能引而为千仞,千仞者不能引而为万仞。是贤人未尝引而自高也,引而自高则伪矣。

 

   《中庸》曰:“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圣人从容中道,为“时中”,而贤人须择善固执,为“守中”。

   “贤人如山岳,守其高而已”,下一个“守”字,正体现贤人与圣人境界之区别。但无论是“诚者,天之道也”,还是“诚之者,人之道也”,“诚”为一贯工夫。

   如贤人引而自高,则是“伪”,不能自慊于心,德性上便有缺失,更不能实现师严道尊。孟子曰:“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阳明先生曰:“君子学以为己,未尝虞人之欺己也,恒不自欺其良知而已;未尝虞人之不信己也,恒自信其良知而已”。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