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77条:颜子没而圣人之学亡
日期:2017/8/30 11:31:47 访问次数:188次
  

问:“‘颜子没而圣学亡’,此语不能无疑”。先生曰:“见圣道之全者惟颜子。观喟然一叹,可见。其谓‘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是见破后如此说。博文约礼,如何是善诱人?学者须思之。道之全体,圣人亦难以语人,须是学者自修自悟。颜子虽欲从之,末由也已,即文王望道未见意。望道未见,乃是真见。颜子没,而圣学之正派遂不尽传矣”。(《传习录》77条)

 

【1】 问:“‘颜子没而圣学亡’,此语不能无疑”。

 

    阳明先生在《别湛甘泉序》中说:“颜子没而圣人之学亡。曾子唯一贯之旨,传之孟轲,终又二千余年而周、程续。自是而后,言益详,道益晦,析理益精,学益支离无本,而事于外者益繁以难”。

    阳明先生说“颜子没而圣人之学亡”,紧接着又说“曾子唯一贯之旨,传之孟轲”。考察阳明先生此言之用意,不过是为了强调颜子在孔门中的特殊地位,无人能够取代。颜子逝世后,孔门之学经曾子、子思而传于孟子,孟子传承并光大了孔门之学。

 


【2】 先生曰:见圣道之全者惟颜子,观喟然一叹,可见。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可见,颜子在孔门弟子中卓然独立,其德性与学问工夫无人能及。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孔子把颜子从门下弟子中独立出来与自己并列,“惟我与尔”能做到用行舍藏。

    哀公问孔子:“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孔门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孔子亲点孔门四科十哲,其中德行一科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四人,但除了颜子以外,其他弟子都不能达到“好学”,可见“好学”是非常难以企及的境界。

 


【3】  其谓‘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是见破后如此说。

 

    颜子所言“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是见破后如此说。如何理解“见破”,是解读本条的关键。阳明先生点出“见破”,对于后世学者领会孔门之学,非常有帮助。

    孔门为己成德之学,须有个本原,大程夫子所谓:“才学便须知有用力处,既学便须知有得力处”。阳明先生曾说:“学者欲为圣人,必须廓清心体,使纤翳不留,真性始见,方有操持涵养之地”。朱子说:“人必全体是,而后可以言病痛”。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众人皆以为慧能“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要远高于神秀“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其实不然,初步把自性挺立起来,才能识得心中沾染的尘埃。拂拭工夫若晓得头脑,即是下学上达。循序渐进,日积月累,则可渐渐入于广大与精微。所谓“本来无一物”,此非物我浑融一体、内外通达一贯,看似高明,不过是悬空戏说,误己误人。

    孔子以“不迁怒,不贰过”界定“好学”的内涵。“不迁怒,不贰过”,虽是落在人情事变上,其实是心上工夫。此句是孔子论心性工夫最精微的一句话,后人皆不识其义。小程夫子作《颜子所好何学论》,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唯有阳明先生一语道破:“颜子不迁怒,不贰过,亦是有未发之中,始能”。颜子有未发之“中”,学问工夫才有得力处,才能入于孔门之学。

 


【4】 博文约礼,如何是善诱人?学者须思之。

 

    “博文约礼,如何是善诱人”?《传习录》第9条:“理之发见,可见者谓之文,文之隐微,不可见者谓之理,只是一物。约礼只是要此心纯是一个天理,要此心纯是天理,须就理之发现处用功。如发现于事亲时,就在事亲上学存此天理……随他发现处,即就那上面学个存天理,这便是博学之于文,便是约礼的功夫。‘博文’即是‘惟精’,‘约礼’即是‘惟一’。”

    子贡才高,专在博学多识上用功夫。孔子点拨子贡:“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非也,予一以贯之”。“多学而识”,此“学”向外袭取,陷于支离决裂,孔子要以“一以贯之”来补偏救弊。“博学”与“多学”,其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对于“博学于文,约之以礼”,就不必再说“一以贯之”,此是由“惟精”工夫而求“惟一”。

 


【5】 道之全体,圣人亦难以语人,须是学者自修自悟。

 

    道之全体,难以言表,需要学者自己实修实证,通过笃实用修学工夫来成就德性,进而复其本体。如孔子不说自己是“生而知之”,只说自己“好学”;孔子不言性与天道,只说“下学而上达”,以“学”接引门弟子。

 


【6】 颜子虽欲从之,末由也已,即文王望道未见意。望道未见,乃是真见。颜子没,而圣学之正派遂不尽传矣”。

 

    孟子曰:“文王视民如伤,望道而未之见”。“望道未见,乃是真见”,如《传习录》294条,阳明先生曰:“舜常自以为大不孝,所以能孝;瞽瞍常自以为大慈,所以不能慈”。

    从“望道而未之见”一句,须体会出心性功夫之致密与连绵不断,此即《中庸》所谓“至诚无息”,或《大学》所谓“日日新,又日新”。阳明先生曰:“息有养,瞬有存,此心惺惺明明,天理无一息间断”。

    颜子曰:“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欲罢不能”,正与“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相呼应,也需要予以注意。

    孔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颜子“欲罢不能”,精进不息。阳明先生曰:“颜子‘欲罢不能’,是真见得道体不息,无可罢时。若功夫有起有倒,尚有可罢时,只是未曾见得道体”。《中庸》26章曰:“诗云‘维天之命,於穆不已’,盖曰天之所以为天也。‘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盖曰文王之所以为文也,纯亦不已”。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