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夷之辨”与“上帝的选民”——儒学与基督教的一场对话
日期:2017/9/8 13:56:45 访问次数:551次
  

“华夷之辨”与“上帝的选民”

 

 ——儒学与基督教的一场对话

 

 

 

 

@石衡潭 

   《创世记》属于摩西五经,摩西生活年代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周文王则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二人相距约400年。在这400年中,不排除有以色列人的某一支把圣经传到东方的可能。丁先生的解读,把零碎变成整体,把片言只语变成了圣经故事,的确是别开生面。当然,还希望有更多文字学的解释与考古学的证据。其实,早在明清之际,就有白晋等传教士以耶解易,如他对《需》卦六四爻辞“需于血,出自穴”的解释就是隐喻救世主的牺牲与复活,这里的“血”指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流的宝血,“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得前书》1:18-19)“既然借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歌罗西书》1:20)“穴”指坟墓,“出自穴”是指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白晋说:“身灵复结而活,出地中之穴,终免上主义怒,而出地狱永苦之穴,”“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哥林多前书》15:13-14)
   丁先生的研究与三百多年前的传教士遥相呼应,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希望有更多学者来从事这方面研究。这是一个有待进一步开发的领域。

 

@严思 

   @石衡潭  【神有特殊恩典和特殊启示,也有和普遍恩典普遍启示,万国万民都从各种渠道得到了后者,只有神的选民得天独厚。神的选民以色列人分散各地】【《创世记》属于摩西五经,摩西生活年代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周文王则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二人相距约400年。在这400年中,不排除有以色列人的某一支把圣经传到东方的可能。】

   这种傲慢与自大,让人无法忍受。犹太人历史上长期遭受欧洲人的排斥,与这种傲慢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

 

@郭美华 

   @严思  严兄现在知道所谓儒者的自大也不好了吧?

 

@石衡潭 

   @严思  这是事实。与傲慢自大没有关系。

 

@郭美华 

   @石衡潭  这是什么事实?

 

@严思 

   @郭美华  古代中国以华夏自居,莅中国而抚四夷。这不是傲慢自大,而是内在的矜持,主动给自己头上加一紧箍咒,居仁由义,自尊自爱、自强不息,以承担更大的历史责任。

 

@郭美华 

   @严思  这是和你反对的如出一辙。

 

@臧勇:

   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有诸己而后求诸人。

 

@严思 

   犹太人以神的特殊选民自居,这是矜伐之矜。中国以华夏自居,这是“君子矜而不争”之矜,一贬一褒。

 

@陈志伟:

   @石衡潭 【《创世记》属于摩西五经,摩西生活年代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周文王则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二人相距约400年。在这400年中,不排除有以色列人的某一支把圣经传到东方的可能。】这是事实吗?

   那我也可以说:“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惟精惟一,允执缺中”属于尧舜传经,尧舜生活年代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而摩西则生活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二人相距约1100年。在这1100年中,不排除有中国人的某一支把尧舜传经中的精邃传到西方的可能。

 

@吴祖松:

   历史上中原的礼乐文明是领先于周围的少数民族的,这个是事实,不仅仅华夏族承认,少数民族也承认。

 

@严思 

   @郭美华@石衡潭 从人类文明的整体为视角审视夷夏之辨,不过是惟德是举,确立道德文化上的主体性。其中既有道义担当与文化自觉,也有以王道德政化成天下的胸襟与气度。
   内华夏而外夷狄,明本末先后,这是儒家仁义之道在政治秩序中的具体体现。仁爱为差等之爱,由“忠”而“恕”,推己及人,分一个亲疏远近。礼主别异,设定华夏、夷狄这个差等序列,是为人类社会建立迈向“至善”的阶梯,而不是静态地给各民族贴上标签。

 

@郭美华 

   @严思  这是换汤不换药,同样的病症。

 

@严思 

   华夷之间没有一个固定不移的界限,犹太人以上帝选民自居,这是以固定的民族划分一个亘古不变的界限。一个是建立动态的上升通道,一个是静态的贴标签。

 

@王俊龙 

   @严思  一个是神的视野,一个是人的视野。

 

@郭美华 

   @严思  华夷之辨就是与选民之说一样的观念。

 

@严思 

   @郭美华 严夷夏之大防,设定这个界限,是出于自尊自强,矜而不争,泰而不骄。莅中国而抚四夷,一个“抚”字,就说明了同时要贯通这个界限,全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

 

@郭美华 

   @严思 胡说什么?谁把我的中国性规定成什么还自尊了?

 

@严思 

   @郭美华  “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巧者多劳,知者多忧,应从这个角度来看夷夏之辨。

 

@王俊龙 

   夷夏之辨不就是中心与周边的关系吗?比如像中心城区与其卫星城镇之间的关系,实质是华夏中心主义的视角。

 

@郭美华 

   @严思  你抱着夷夏之辩,就不可能与选民观念区分开,这都是底端情绪相怼。

 

@王俊龙 

   而犹太人的上帝的选民,倒是值得照考的视角。上帝是高高在上的,人类存于其下。这样的视角下,人类各民族之间才有平等的关系。当然,如果搞什么上帝的直接选民之类,又分出三六九等了。

 

@严思 

   @石衡潭  《尚书》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上帝一定是公平公正的,不会有偏私,不会偏爱犹太民族。即使犹太人比其他民族优秀,也是“永言配命,自求多福”的结果,决不是上帝或老天爷有所偏私。
   无论是基督教徒,还是犹太教徒,都应该以信仰真理为根本,当教典与真理发生冲突时,这时候就要叩问自家良知做出取舍。

 

@王俊龙 

   @石衡谭  本人与基督徒学者也有过讨论,甚至能就上帝是什么达成相对一致的意见。但是,还没有见过一位学者型基督徒像你这样缺乏理性分析。上一次竟然在群里宣传《周易》是文王读《圣经》的心得这样的讲座信息。

 

@沈浪:

   猶太人的god是他們的祖先神,當然只選他們做選民了

 

@石衡潭 

   @舍凡(王俊龙) 不要轻易下结论吧,很多事情超乎我们的想象。

 

@严思 

   @石衡潭  《书》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尚书》与《诗经》这两句结合起来真可谓天造地设、天衣无缝,以此来破除“犹太民族是上帝特殊选民”的错误观念,能收到拔本塞源的效果。

 

@王俊龙 

   @沈浪 真正的最高神是超越一切的,当然也超越狭隘的民族观。

 

@石衡潭 

   @舍凡(王俊龙) 我说的中国是什么时候的中国?中国历史很长,要说清楚。

 

@郭美华 

   说中国不相信神圣,这个绝对不对的。

 

@石衡潭 

   @严思 @舍凡(王俊龙) 信仰的历程,有先后的次序,原来,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选民,现在已经突破这个概念了,凡被上帝拣选的,就是它的选民,不限于以色列人。今天,以色列人反而被落在后面了。

 

@王俊龙 

   @石衡潭 【信仰的历程,有先后的次序,原来,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选民,现在已经突破这个概念了,凡被上帝拣选的,就是它的选民,不限于以色列人。今天,以色列人反而被拉在后面了。】 难道信徒是被上帝选上的?就像妃子是被皇上选上的?

 

@谢遐龄 

   討論聖經與周易的關係,是極有價值的思考。在此先提一點:中國人信仰天、天命,與猶太人信仰耶和華有可比性。所以譯耶和華為上帝、天主這些中國詞,說明可比。同時二者又有重大區別。區別在於,選民說,有極強排他性,而吾中華天命說,兼容並包,胸懷廣大。 

 

@石衡潭 

   @陈志伟  摩西之前还有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之前还有族长,大致与唐尧同一时代。当然地球是圆的,世界是相通的,文明是在交流之中的。

 

@陈志伟:

   @石衡潭 这个有意义吗?想当然地胡编乱造的文明交流,有意义吗?“地球是圆的,世界是相通的,文明是在交流之中的”。这是大前提,从这个大前提就能得出2000年前的中国人和以色列人一定有交流?

 

 

@石衡潭 

   @陈志伟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证明了这个猜测。请去看一看三星堆文明的出土文物,或者看看这方面的材料。

 

 

@谢遐龄 

   選民說演變為基督教的基督徒-異教徒對立說,經唯物主義顛倒,成為無產階級-資產階級對立、人民-敵人對立,並發展為以階級鬥爭為綱。改革開放排除以階級鬥爭為綱,是從選民說的影響迴歸中華文明之一端。

 

@王俊龙 

   @谢遐龄@石衡潭 上帝是什么?

 

@谢遐龄 

   上帝是信仰對象還是理解對象?你指的是猶太教的耶和華,還是基督教的耶穌?

 

@王俊龙 

   你自己选边回答,你认为上帝应该是什么?

 

@谢遐龄 

   理解對象的話,有中世紀大量論斷,以及康德的、黑格爾的論斷。關於上帝,我讀的書少,也未精讀,最早的只讀過奧古斯丁的少許。聖經還算熟。

   耶和華相當於中國人的天,只是心胸狹隘些。耶穌跟馬克思差不多。把耶和華譯為殷商人講的上帝,意味深長。但許多西方宗教學者和神學家強烈反對。

 

@石衡潭 

   @王俊龙上帝是三位一体的神,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

 

@谢遐龄 

   在這個群裡宣教似乎不太合適吧?咱們還是“高大上”,討論些深入的理論。

 

@王俊龙 

   本人不认为是宣教,恰恰是在探讨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上帝是什么?

 

@谢遐龄 

   三位一體是超越邏輯的神學命題。是邏輯上無論如何說不通,於是開個代表大會作出決議。凡不服者就開除。似乎是昨天吧,有位主張邏輯高於一切的。其實有些“真理”是超邏輯的,是以暴力宣佈出來的。比如三位一體。

 

@王俊龙 

   是的,三位一体是一个神学命题。但是,果真不能进行逻辑分析吗?未必。圣父对应无,圣子对应空,圣灵对应有。

 

@谢遐龄 

   三個格位,是西方語言。漢語者難以理解。除非把漢語硬套上西語語法。

 

@王建 

    上帝,对于信仰者与非信仰者具有截然不同的定义和体验,石老师是信仰者,其他人是非信仰者,缺乏沟通的前提。正如很多儒家信徒,开口理、气、心等,如果换作科学主义者,这些概念都没啥意义。

   可贵的一点在于,西方文化内部就有过比你们更加激烈地批判上帝概念的学者,比如艾耶尔,比如罗素等,大家可以借鉴。

 

@严思 

   @王建  儒者信仰儒家的天命天道,与@石衡潭  信仰上帝,有什么本质区别?

 

@王建 

   @严思 从多元主义宗教对话的视野来看,没有实质区别。但极端的多元主义会陷入极端的个体主义,所以对话与共识还是要寻求的。

 

@谢遐龄 

   有兩個問題要討論。一是,中國人信仰天道,比猶太人信仰耶和華,有何區別?二是,中國人信仰耶穌,是否可以說,歸根到底是信仰天道的一種表現方式?

 

@石衡潭 

   @严思 儒家说的天就是基督教所说的上帝。只是儒家认识的还是粗浅,后来基督徒认识的更全面一点。这是上帝的恩典。

 

@王建 

   @石衡潭 这只是你作为信仰者的一面之词而已——这种思路还是当年“匿名基督徒”的思路。

 

@严思 

   @石衡潭 【 儒家说的天就是基督教所说的上帝。只是儒家认识的还是粗浅,后来基督徒认识的更全面一点。这是上帝的恩典】  又操弄起你心爱的旧琵琶,弹奏起那首扰民的破歌谣!

   《书》云“惟德动天,无远弗届”。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对天道或上帝的认识是深邃还是肤浅,全面还是偏颇,决定于自家德性修养,不能泛泛而谈,厚此薄彼。

 

@王俊龙 

   @谢遐龄  天道是理则,耶和华是人格神。中国的上帝是理则神,基督教上帝是人格神。

 

@谢遐龄 

   你這講得偏離了三位一體啦。

 

@王俊龙 

   本人有一鉴别神的方法:凡能开口布道的神是人格神。凡不可见不可形无人的行为的至上神是理则神。

 

@谢遐龄 

   耶和華宣佈自己是嫉妒的。中華天道是兼容並包。認為中國人無信仰是模糊認識。中國人民至今信天。只是被流行話語壓抑了。

 

@王俊龙 

   @谢遐龄  中国天道最接近真神,中国天道包容耶和华的嫉妒。

 

@谢遐龄 

   @王俊龙  宋儒提出天理,是對天道的理論展開。天理:仁義禮知信。至今為中國人民崇奉。

 

@王俊龙 

   @谢遐龄  其一,天道是自然神(理则神),耶和华是人格神。其二,中国人信耶和华是信仰天道的一种表现。仁义礼智信。也是把天理人格化的表现。

 

     注:以上文字根据“中西哲学比较会通”微信群2017年9月8日发言记录整理。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