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七十岁后的孔子
日期:2017/9/14 11:57:57 访问次数:316次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

 

   ——七十岁后的孔子

 

   施 文 忠

 

 

 

 

    随着生命步入七十,孔子越来越自在,越来越通透。这位天纵之才,这个自诩承载两千多年来华夏文明慧命不断的天命的伟大人物,渐渐过渡到一种新的境界。

    他神经松弛,意态从容,仪表威严,服饰高贵。他不再远行,但经常郊游;仍然喝酒,但浅尝辄止。围绕在他身边的弟子和粉丝、以及各国前来致敬的贵族越来越多,但他有问必答的状态越来越少。

    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旁征博引,绝不用担心张冠李戴;他可以嬉笑怒骂地臧否当代人物,绝不用担心当事人反诘辩护;他可以入木三分地整理《诗》《书》,根本不必担心斧凿偏狭;甚至,在发掘历史、重著《春秋》的过程中,他一次又一次听到似乎是神灵的声音,感到了历代圣王的支持,这让他更加强大。
    此刻的孔子,已经不能用“中庸”来理解了。他阐释了中庸,却又超越了中庸;他创造了仁爱,却又升华了仁爱。从古至今,没有人像他那样关注生命的尊严,没有人能够像他一样理解从天子到庶人的幸福和忧伤。他活着,却已经自动获得了举世公认的对道德和礼乐仲裁和审判的权力,这份权力是如此重要和稀有,以至于自他获麟绝笔之后,数千年来,再无人获此殊荣。
    孔子是幸福的,是荣耀的。像他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显赫背景和资源的士,居然在有生之年,通过名正言顺、光明磊落的家庭伦理实践、教育实践、政治实践、外交实践、军事实践,赢得了天下所有贵族和百姓的仰视,唤醒了大部分心怀善意公正处事的人群的良心,更重要的是,最大限度地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点燃了近200年来将要被霸主政治窒息熄灭的西周初年由文、武、周公开创的熊熊燃烧的人文火炬,让这簇中国文明过去两千年来最珍贵的火焰继续温暖着轴心时代辽阔的中原诸夏。
    轴心时代,他是人类思想竞技场众望所归的中国选手,也是横扫赛场所向无敌的中国武士!
    当然,孔子,也是孤独和惆怅的。虽然他反复聆听到远古的祖先对他的嘉许,无数次在梦中和他最崇拜的周公深刻交流,但是,犹如一部《周易》到了孔子的时代几乎无人能读懂一样,这位即将步入圣坛的伟人,他的内心世界所独有的对文明、对经他之手精粹提炼出来的仁爱和忠恕能否最终被后人接受被后人贯彻,说实话,他并不感到乐观,甚至,当子贡追问的时候,他也幽幽地以一句“天何言哉?天何言哉!”来搪塞。

     在他最心爱的弟子颜回、子路等不幸短命之后,他慢慢紧抿“发愤忘食,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嘴唇,时常陷入长久的沉默,那双晶莹深邃如婴儿般的——往往是一个时代最稀罕的杰出人物才具备的——瞳孔里,经常神奇地映现出与春夏之时的洙泗地区潺潺的河谷、青翠的山岗不相协调的雷电和风暴。
    他的弟子们,都在他去世以后取得了尘世中一介凡夫永难企及的成就,他开创的以仁为本的信念,逐渐深入到每一个华族同胞的灵魂之中,他对历史所做的褒贬,成为了以后千百年间中国解决人伦政治冲突和诉讼的宪章与准绳。
    可是他,却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对这一切昭示丧失了兴趣,仿佛和那些可爱的、经常暗暗助推他的远古幽魂有过一次颠覆性沟通似的,70岁以后的孔子,逐渐散发出只有不死的人才具有的那种光辉和自信、力量和温度。
    作为一个有限者的孔丘不见了,一个永生的夫子正在诞生!(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施文忠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