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阶:斗倒严嵩的“王门护法”
日期:2017/9/26 14:42:09 访问次数:58次
  

   读罢《阳明全集》,对徐阶颇为感慨。看过《大明王朝1566》的朋友,可能对嘉靖和海瑞、严嵩这三个人物印象深刻。实际上,徐阶才是大明朝那一时期真正的邦国柱石,其苦心孤诣、力挽狂澜,比之那些一味追求气节的清流,更值得尊敬。

   中国的历史评价中,有过于重视道德,轻视事功的倾向。就当代的历史研究来说,关于清官海瑞和奸相严嵩的研究,一直是明史的热点话题;如徐阶、王琼(兵部尚书、阳明先生的伯乐)这样远虑实干的大臣,却被忽视、冷落。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若有志吸收阳明的真精神,徐阶不可不识。他在王学的践行、捍卫和传播等方面居功至伟,堪称“王门护法”(这是本人的评价)。如果没有徐阶,阳明学会长时间徘徊在草根民间,无法登堂入室,更不会有后来,阳明从祀孔庙,明代仅有四位大儒享此殊荣。

   徐阶(1503-1583),字子升,号少湖,华亭人(今上海松江区)。明代两朝元老,任内阁首辅17年。扳倒奸臣严嵩,保护清官海瑞;草拟嘉靖遗诏,拨乱反正;提拔张居正入阁,为大明中兴打下根基。《明史》称,“立朝有相度,保全善类。嘉、隆之政多所匡救。间有委蛇,亦不失大节。”

   徐阶受教于阳明弟子聂豹,得到了江右王门的精髓。学术上虽然建树不多,他却把阳明心学托举到社会主流,在治国理政中发挥到极致。旧版《王文成公全书》中,徐阶的序排在篇首。《明儒学案》中辟有专章“文贞徐存斋先生阶”。徐阶的著作有《经世堂集》、《少湖文集》等,值得一提的是,徐阶还编有《岳庙集》,收集出版岳飞的逸文,可见其胸襟和见识。

   阳明学在明代中晚期风行全国,除了广泛的民间讲学潮流,更有来自上层官绅在主流社会的大力提倡,徐阶对阳明学的支持更是不遗余力。
   徐阶曾在南昌等地兴建阳明祠,聚集士子讲学;组织过北京灵济宫的千人心学大会讲。“及在政府,为讲会于灵济宫,使南野、双江、松溪程文德分主之,学徒云集,至千人。其时癸丑甲寅,为自来未有之盛。”(《明儒学案》上)

   在他任内阁首辅期间,阳明学说一度成为朝廷科举考试的命题内容,和阳明生前不可同日而语。阳明晚年在浙江讲学期间,会试主考官故意出一些批判心学的考题,阳明的部分学生因此愤而弃考。
   江西时期,徐阶还曾广泛收集当地传承的阳明画像,命人临摹了三幅,两幅是先生燕居像,一幅是先生朝服像。今天我们看到的阳明古代画像,其中就有徐阶收集的。
   阳明身后,爵位被剥夺,学说被斥伪学;幸有以徐阶为首的王门弟子奔走呼吁,先生名誉恢复,子孙顺利袭爵。
   阳明先生指出,心学要在“事上磨练”。这在徐阶身上特别典型,心学是一门实学,更是一门活学。退可明哲保身、维持局面,进则遏恶扬善、安邦定国。心学的神奇效果,让人惊叹不已。
   古昔圣人具是道于心而以时出之,或为文章,或为勋业。至其所谓文者,或施之朝廷,或用之邦国,或形诸家庭,或见诸师弟子之问答,与其日用应酬之常,虽制以事殊,语因人异,然莫非道之用也。故在言道者必该体用之全,斯谓之善言;在学道者亦必得体用之全,斯谓之善学。——(徐阶《王文成公全书序》)

   在徐阶看来,道有体用,所谓体用,其实就是今天的“道”和“术”;传道和学道都要有“体用之全”,也就是说不能只是坐而论道,更要在日用应酬、朝廷邦国之中去行道、践道。

   实际上,徐阶一生隐忍,经历和阳明有几份相似。早年科举落榜,初入官场直言被贬,中年后建立功绩。

   年少时,徐阶先后经历了两次大难不死。一次是幼年时曾经掉到井中,一次是和父亲外出,失足掉下山崖。

   正德十四年(1519年),十七岁的徐阶前往南京参加乡试,落榜而归。
   正德十五年(1520年),新科进士聂豹任华亭知县。聂豹的到来,从此改变了徐阶的人生轨迹。史书记载,徐阶“读书为古文辞,从王守仁门人游,有声士大夫间。”
   嘉靖二年(1523年)徐阶以探花及第,以庶吉士身份进入翰林院,成为一名七品编修。

   嘉靖六年(1527年),徐阶在丁父忧三年之后,回京复职。当时的内阁由嘉靖宠幸的几位“大礼议”的投机分子把持着,张璁是首辅。
   张惯于迎合上意,提出把纪念孔子的礼仪降格,而且废除孔庙中的画像,改为书写名字的木牌神位。徐阶仗义执言,被贬官到福建延平担任推官。推官是辅助知府、主持司法刑罚事务的属官,品级为正八品。

   嘉靖十三年(1534年),徐阶被提任湖广黄州(今湖北黄冈)同知,未及赴任;即升任浙江提学副使。在阳明家乡主持学政三年,升迁为江西按察副使。来到阳明建功立业的江西,融入江右王门的圈子,徐阶在心学上诣精进不少。

   嘉靖十八年(1539年),徐阶奉调入京,经过十多年的磨砺,此时的徐阶不再是愤青翰林,而是深谙官场之道,心体静定的资深政治家。

   不经历黑暗的人,是无法懂得光明的;此心光明,是因为身在秽土。阳明之学和徐阶的经世之愿已经合二为一。

   “佳实豫知深雨露,苦心原自耐霜风。”徐阶的《次张龙湖吏侍院中观莲》中这两句诗,可见其心学境界。
   延平时期,是徐阶的“悟道”时期。
   赴任延平之际,妻子突然病逝,儿子才两岁。一时间,徐阶的人生跌入谷底,前程尽毁、家破人亡。
   延平地处闽北山区,民风骠悍。徐阶在延平时期,断案效率很高,当地治安状况显著改观;他还巧施计谋,惩治把持银矿中饱私囊的当地官吏。徐阶在延平的觉醒,在人生观层面上,可与阳明的龙场时期相比。
   在延平数年政绩突出,徐阶更体悟了阳明学的深意。致良知并非一味直道而行,更要因时制宜、因事制变,知变通变才是知行合一的真义。

   “徐阶曲意事严嵩”是历史上经典的谋略案例。
   严嵩曾多次设计陷害徐阶,徐阶忍辱负重,从不与之争执;严世蕃对他多行无礼,也忍气吞声,甚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严嵩的孙子。亲眼目睹严嵩斗倒了夏言和杨继盛、沈炼直言上谏的悲剧,徐阶选择忍耐,静待时机。
   对此,年轻的门生张居正一度很不理解,上疏进言,之后也被迫告病辞官。在沉寂三年之后,被徐阶引见给裕王,担任裕王世子的老师。这就是后来的万历皇帝。

   因为家族拥有大量土地,晚年徐阶的声誉受损不小,一些人以贪官视之。因为和海瑞、胡宗宪等人的遭遇相关,加上曲意事严嵩等事情,导致了徐阶真实面目的模糊,历史地位边缘化。(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阳明心学”。作者:施星辉)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