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96条:居敬穷理只是一事
日期:2017/10/11 23:56:52 访问次数:120次
  

侃问:“专涵养而不务讲求,将认欲作理,则如之何?”先生曰:“人须是知学,讲求亦只是涵养。不讲求只是涵养之志不切。”曰:“何谓知学?”曰:“且道为何而学?学个甚?”曰:“尝闻先生教,学是学存天理。心之本体即是天理,体认天理,只要自心地无私意。”曰:“如此则只须克去私意便是,又愁甚理欲不明?”曰:“正恐这些私意认不真。”曰:“总是志未切。志切,目视耳听皆在此,安有认不真的道理?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不假外求。讲求亦只是体当自心所见,不成去心外别有个见。”(《传习录》96条)

 

【1】 侃问:“专涵养而不务讲求,将认欲作理,则如之何?”

   “讲求”,对应《大学》所谓“致知”。《大学》首章曰“知至而后意诚”,薛侃以为,先要知善知恶,才能为善去恶,识得天理人欲,然后去做“存天理、去人欲”的工夫,才不会出差错。

 


【2】 阳明先生曰:“人须是知学,讲求亦只是涵养,不讲求只是涵养之志不切。”

   如何算是知“学”?《传习录》172条,阳明先生指出,“然世之讲学者有二:有讲之以身心者;有讲之以口耳者。讲之以口耳,揣摸测度,求之影响者也;讲之以身心,行著习察,实有诸己者也,知此则知孔门之学矣”。

   行著习察,“著”与“察”属于“知”,就是“讲求”。常人之所以行不著、习不察,是因为他们“放其心而不知求”。

   “不讲求只是涵养之志不切”,或者说涵养工夫不晓得头脑。孟子曰:“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有诸己”是涵养工夫之头脑。孟子说浩然之气“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通过集义工夫涵养浩然之气,行自慊于心,这也是涵养工夫之头脑。

 


【3】 曰:“正恐这些私意认不真。”曰:“总是志未切。志切,目视耳听皆在此,安有认不真的道理?

   《传习录》65条,陆澄问:“知至然后可以言诚意,今天理人欲,知之未尽,如何用得克己工夫?”陆澄主张先致知而后用克己工夫。阳明先生曰:“人若真实切己用功不已,则于此心天理之精微日见一日,私欲之细微亦日见一日”。这是由“行”之真切笃实而说“知”之明觉精察,针对陆原静主张先“知”后“行”而因病用药。

   本条,阳明先生把薛侃的病痛归结为“涵养之志不切”,即涵养工夫不能做到真切笃实。“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知行工夫本不可离”。知行合一,则真切笃实亦明觉精察,如涵养之志真切,自然能实现明觉精察,故曰:“讲求亦只是涵养”。

 


【4】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不假外求。讲求亦只是体当自心所见,不成去心外别有个见。

   大程子曰:“某写字时甚敬,非是要字好,只此是学”。又曰:“主一之谓敬”。以“主一”解“敬”,如孔子开示曾子“吾道一以贯之”。“主一”,非“是内而非外”,不是要舍物理而悬空体当自家心体,而是让格物功夫晓得头脑。在大程子看来,敬以直内,只此“敬”是“学”,“敬”之外更无“学”。内外通透,物我合一,居敬工夫既是涵养,同时也是穷理。

   而小程子主张:“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把尊德性与道问学割裂为二,在居敬涵养之外别有一个格物穷理功夫,如此,则格物之学必然陷于支离。

   阳明先生主张“以诚意为主,去用格物致知的工夫”,不须添一个“敬”字,就可以纠正务外而遗内的倾向。以“诚意”为道问学工夫之头脑,这正是区分本末而复其“本”,分别内外而反于“内”,进而实现内外通透、本末一贯。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