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104条:“无欲故静”与“主一之谓敬”
日期:2017/11/2 9:24:29 访问次数:502次
  

崇一问:“寻常意思多忙,有事固忙,无事亦忙,何也?”先生曰:“天地气机,元无一息之停,然有个主宰,故不先不后,不急不缓,虽千变万化,而主宰常定,人得此而生。若主宰定时,与天运一般不息,虽酬酢万变,常是从容自在,所谓‘天君泰然,百体从令’,若无主宰,便只是这气奔放,如何不忙?”(《传习录》104条)

 

 

【1】 崇一问:“寻常意思多忙,有事固忙,无事亦忙,何也?”

   在待人接物、处理事情时容易忙乱,这好理解。但王门弟子欧阳德说自己“有事固忙,无事亦忙”,即使一人独处时,闭塞视听,不与外物交接,还是觉得心烦意乱,不能宁静下来。既然不分有事无事,“寻常意思多忙”,故忙乱与动或静、有事或无事,没有直接关系,关键在于内心没有一个主宰。

 

 

【2】 先生曰:“天地气机,元无一息之停,然有个主宰,故不先不后,不急不缓,虽千变万化,而主宰常定,人得此而生”。

   内心若主宰常定,应事接物即是格物功夫,如天地化生万物,“不先不后,不急不缓”。一个人独处时,“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也不会流于虚无寂灭。反之,内在没有个主宰,“有事时便是逐物,无事时便是著空”。逐物则放溺其心,此心自然忙乱;“著空”只是勉强养得“气宁静”,阳明先生指出:“那静时功夫,亦差似收敛,而实放溺也”。

 


【3】 若主宰定时,与天运一般不息,虽酬酢万变,常是从容自在,所谓“天君泰然,百体从令”。若无主宰,便只是这气奔放,如何不忙?

   有主宰时,“虽酬酢万变,常是从容自在”。反之,“若无主宰,便只是这气奔放,如何不忙?”心有主宰,即是“主一”,阳明先生曰:“主一是一心在天理上”;“循理则虽酬酢万变而未尝动也”。“气奔放”,与“循理”相对,究其本质,则是心之不存,孟子所谓“有放心而不知求”。

 


【4】 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周濂溪曰:“予谓养心不止于寡焉而存耳,盖寡焉以至于无,无则诚立、明通”。

   周濂溪对孟子寡欲养心说不太满意,说“无欲故静”。“无欲”与“寡欲”,两者相比较,关键是在如何对待“欲”这个问题上,周濂溪与孟子之间有了分歧。

   孟子言“养心莫善于寡欲”,此是指物欲,但 孟子又合心性而言“欲”,曰:“可欲之谓善”。孟子主张以“寡欲”养心,由博反约,工夫真切笃实,去得一分人欲,则存得一分天理,心性功夫涵养到了极至,应是孔子所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而不是周濂溪所主张的“无欲故静”。

   “无欲故静”,说得太轻巧,看似干净利落,工夫直截了当,其实最多只是养得“气宁静”。如阳明先生所言:“一切事为俱不着实,不过养成一个虚寂”。

   周濂溪说“无欲故静”,大程夫子说“主一之谓敬”。周濂溪说“一者,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大程夫子说“无适之谓一”。

   “无欲故静”,究其本质,正是决裂物我,“是内而非外”,必然流于虚寂,与儒家经典义理不合,大程夫子对此看得很清楚。故大程夫子先以“主一”解“敬”,以“主敬”来取代“主静”,进而以“无适”来解“主一”,以“无适”来对治“无欲”。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