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学家张栻是这样培育英才的
日期:2017/11/17 21:52:05 访问次数:215次
  

理学家张栻是这样培育英才的

 

——纪念朱张会讲850周年

 

 

 

 

南宋乾道三年(1167),著名理学家朱熹自福建抵达长沙,与时任岳麓书院主教的张栻(字钦夫,号南轩,学者称南轩先生)切磋学问,开书院不同学派“会讲”的先河,形成自由讲学、论学的风气,对湖湘文化和岳麓书院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朱张会讲850年之际,特开此纪念专栏,一同怀忆当年的学术盛况。


 

 

张栻的教育思想

   岳麓书院不仅有一般书院教育的特点,还有自己独特的教育传统。严格来说,南宋时期张栻为岳麓书院形成富有特色的教育传统奠定了基础。以后虽不断发展,但始终未离张栻教育思想的影响。

 

人才培养目标


   在办教育的指导思想方面,张栻有一套主张。自唐立科举制以后,学校成了科举附庸,办学就是为了科举。正如张栻所说:“后世之学校,朝夕所讲,不过缀缉文辞,以为规取利禄之计。”(《文集·邵州复旧学记》)

   当时学校的弊端突出表现在:士子们“争驰功利之末”,只知谋取个人利禄,与此相联系的,以“异端空虚之说”为是,而以“事天保民之心”为迂。张栻的主张便是针对这种学校弊端而提出的。

   首先,他明确提出办学不是为了科举,“但为决科利禄计乎”,反对把学校作为图取功名富贵和跻身官场的跳板。其次,提出“亦岂使子习为言语文辞之工”反对学校以缀缉文辞为教,而应重于学生的操行培养,道德和学问应并进。再次,办学的根本目的是“传道而济斯民”,也就是要培养经世济国的人才。

   张栻所提出的人才标准,实际上是做一个真正儒生的标准。对当时教育受制于科举而言,张栻的主张也具有教育改革方面的意义。

 


教学程序和方法


   张栻不仅提出人才培养目标,而且也为此目标提出了一套教学程序和方法。从教学程序上说,对学生首先进行“小学”、“六艺”的教育,进行“洒扫应对”的日常锻炼,执行弟子职务,“习乎六艺之节”,参加各种儒家祭祀的实践和洗礼,再加以“弦歌诵读”,学生的学习便可进到《大学》所指的格物致知的阶段。

   张栻主张以儒家经典作为教育的基本教材。他认为学校最大弊端之一,就在于未能把儒家经典作为学生的基本教材。他说:“今日大患,不悦儒学,争驰乎功利之末……所恨无人朝夕讲道至理,以开广圣心,此实今日兴衰之本也。”(《文集·答朱元晦》)

   学习经典,集中到一点便是学习儒家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传统思想。为此,在儒家经典中,张栻特别抬出《大学》、《中庸》、《孟子》、《论语》为最基本的教材。他撰写了《论语解》、《孟子说》作为讲义,亲自向学生进行讲授,其宣讲主旨诚如朱熹所说:“与论《大学》次第,以开其学者于公私义利之间,闻者风动”(《朱子文集》卷九七)。

   所谓《大学》次第则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殊途同归,为学主旨仍是儒家的伦理政治思想,而其中义和利之辨尤为其主要。总之,张栻主张把儒家经典作为教学的基本教材,同样是为培养儒生的目标服务的,其核心内容是突出对学生的道德品格方面的培养和教育。

 

 

教育的具体方法


   在教育的具体方法上,张栻也提出了一些有见地的主张。首先,他认为学习必须循序渐进,他说:“使学者知夫儒学之真,求之有道,进之有序,以免于异端之归”(《文集·三先生祠记》) 。

   学与思的关系上,张栻主张“学思并进”。他说:“然徒学而不能思,则无所发明,罔然而已。思者,研穷其理之所以然也。然思而不务学,则无可据之地,危殆不安也,二者不可两进也。学而思则德益崇,思而学则业益广。盖其所学,乃其所思之所形,而其所思,即其学之所存也。用功若此,内外进矣。”(《论语解·为政篇》)

   明确规定“思”是求得事物的本质与规律的认识,是一种高级的理性活动,这是前人所未及的,而他提出不思“则无所发明”,也是发前人所未发。

   张栻特别重视对学生独立思考精神的培养,提出了学不因人噎食,学不问贤愚的主张。他说:“所谓观书,虚心平气以徐观义理之所在。如其可取,虽庸人之言有所不废;在其可疑,虽或传以圣贤之言,亦须更加审择。”(《宋元学案·南轩学案》) “慎思审择”历来是学者成学之道,无疑张栻的主张是有积极意义的。

   在知和行的关系上,张栻认为知和行二者的结合是教学中必须贯彻的重要原则和方法。他曾指出:“始则据知而行之,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行有始终,必自始以及终。” (《论语解·序》)

  “行”以“知”为指导,“知”有待“行”而深化,“知”、“行”相互促进。“盖致知以达其行,而力行以精其知”,知和行同属于一个认识过程,二者相即不离的。知和行各有其自己的功能,“知”能使人明白事理,而“行”则使理想的东西成为现实,即谓“惟致其知而后可以有明,惟力其行而后可以有至”(《文集·袁州学记》)。

   知和行虽重要,但“学贵利行”,“行”比“知”更重要。张栻一生中以奉实用而戒空言为信条,用他的学生曹拒的话说:“以为士君子之学,不过一实字” (《宋元学案·岳麓诸儒学案》)。

 


实事求是的学习态度


   在学习态度上,张栻极重视实事求是的工夫,他说:“天下之祸,莫大于似是而非,似是而非,盖霄壤之隔也。学者有志于学,必也于此一毫勿屑,而后可得其门而入也。”(《文集·答陈择之》)

   不懂不要装懂,凡事须寻究竟,弄个明白,不可似是而非,浅尝辄止。这种寻根究底的治学精神,在树立岳麓书院良好学风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总之,从培养目标到教育程序与方法到学习态度,张栻都有一系列的论述,都从不同的侧面体现和反映了他丰富的教育思想。

   他的这些主张在学术上和教育上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黄宗羲曾评价张栻的思想说:“见识高,践履又实”(《宋元学案·南轩学案》),朱熹则进行了反面的评说:“(湖湘学子)只说践履而不务穷理,亦非小病”(《朱文集·答詹体仁》)。不同的评价表明了张栻教育思想的特色及其在历史上的地位。(文章来源:“岳麓书院”微信公众号。原载自陈谷嘉编:《岳麓书院名人传》)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