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孔门因材施教
日期:2017/11/29 21:09:03 访问次数:405次
  

论孔门因材施教

 


   公孙丑曰:“道则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似不可及也,何不使彼为可几及而日孳孳也?”孟子曰:“大匠不为拙工改废绳墨,羿不为拙射变其彀率。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中道而立,能者从之。”

 



   “中道而立,能者从之”,这是孟子教学的原则,似乎与孔子之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不合。
   《论语》中记载许多孔子因材施教的案例。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宰我要改三年之丧为一年,子曰:“女安则为之”。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 “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对于孔门之因材施教,决不能只看到教学“多样性”这一面。儒学乃为己之学、成德之学,孔门教学,虽不拘一格,灵活多样,但殊途同归、百虑一致,最终都落在诚意正心、修己成德上。
   孔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人之材质偏离了中道而有“过”与“不及”。需注意,“中”不是机械地“取中”,不是从数量上进行权衡折中。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中”为德性,在内而不在外,反求诸己,才是求“中”工夫。“过”与“不及”不是在“中”之两端,唯有克己复礼才能成就德性,子张与子夏在反求诸己的过程中要分别对治“过”与“不及”。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针对子张之“过”,孔子告之曰“多闻阙疑,多见阙殆”,这好理解。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见小利”勉强可以算作子夏之“不及”,但“欲速”应该属于“过之”。但孔子却把“见小利”与“欲速”并列,“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这是救正子夏之急功近利、见利忘义。孔子本是从德性与功业上判定子夏之“不及”,片面追求富强功利之霸者事业,如果从德性上考察则是“不及”。
   孔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孔子这句话道出了因材施教的秘密。竭,尽也,“叩其两端而竭”,即尽人之性。但尽人之性的前提是尽己之性,所谓“无知也”“空空如也”,不同于佛家之虚无寂灭,而是孟子所谓尽心知性。
   《学记》云:“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以“撞钟”比喻师生之间的问答,可见,“中立而不倚”是老师对弟子进行因材施教的前提。执“中”而行“权”,守约而施博,此《中庸》所谓“发而皆中节”,“和而不流”。孟子虽然断然拒绝了公孙丑不合理的要求,但从“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须体会出“守约而施博者”这层意思。


   洪与黄正之、张叔谦、汝中丙戌会试归,为先生道途中讲学,有信有不信。先生曰:“你们拿一个圣人去与人讲学,人见圣人来,都怕走了,如何讲得行?须做得个愚夫愚妇,方可与人讲学。”(《传习录》313条)
   如果端起一个圣人的架子来与人讲学,讲学就成了空洞的道德说教,问题就出在钱德洪等人在返乡道途中要为先生讲学。学问为天下之公器,怎么能为先生讲学?阳明先生主要是抓住这一点而因病用药。
   讲学其实是“教”与“学”之间的一感一应。《大学》云“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讲学,于己而言是弘道也是修道,要把主体性挺立起来,学问之道须落在自家身心上,工夫真切笃实,讲学才能触机而发,直入人心。
   阳明先生告诉钱德洪,“须做得个愚夫愚妇,方可与人讲学”。从言辞上看,这似乎与孟子“中道而立,能者从之”的教学原则相对立。
   子曰:“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如果真是个愚夫愚妇,自己心中昏暗不明,充满困惑,如何能与人讲学?“须做得个愚夫愚妇”,其实是要钱德洪等人从华而不实的言教过渡到真切笃实的身教,如《大学》所谓“诚于中,形于外”。
如何对治亢龙有悔?孔子曰:“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不要端起圣人的架子来说教,就要降下身段来。
   《中庸》31章云:“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孔子曰:“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这个“莅”与“临”,就是德性之下贯流行。阳明先生曰“须做得个愚夫愚妇”,也是从德性意义上说“下降”。“下降”其实在说达道之“和”,所谓极高明而道中庸。“下降”的前提是成就盛德,立大本之“中”。由此可见,“须做得个愚夫愚妇,方可与人讲学”,此乃“和而不流”,本与孟子“中道而立,能者从之”相契合。

   问曰:“未发未尝不和,已发未尝不中;譬如钟声,未扣不可谓无,既扣不可谓有,毕竟有个扣与不扣,何如?” 先生曰:“未扣时原是惊天动地,既扣时也只是寂天寞地。”(《传习录》307条)
   孟子曰:“引而不发,跃如也;中道而立,能者从之”。此是未发之中,也是达道之“和”,阳明先生所谓“未扣时原是惊天动地”。阳明先生曰:“须做得个愚夫愚妇,方可与人讲学”。此乃“既扣时也只是寂天寞地”,和而不流,即中立而不倚。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