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苏东坡笔下的“君子国”
日期:2017/12/23 22:29:43 访问次数:271次
  

   清代小说家李汝珍在《镜花缘》里,描绘了一个“礼乐之邦”的君子国。在那里,“耕者让田畔,行者让路。土庶人等,无论富贵贫贱,举止言谈,莫不慕而有礼”。小说毕竟是小说,带有浓厚的神话色彩。不过,早在《镜花缘》问世之前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游历江南时,就遇到了一个真实的君子国。不仅让他写下了“眷此邦多君子”的诗句,也让半生游离的他对这里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最后,他放弃家乡四川,选择在这片土地上度过自己生命中最后的49天。

  这个让苏东坡魂牵梦萦、赞叹不已的“君子国”,就是常州。

 


 

 

  常州,苏东坡笔下的“君子国

 

 

季 全 保

 

 

 

 

  大江之南兮, 震泽之北

 

  少小读唐诗的苏东坡,一直对风景旖旎的江南充满憧憬。22岁那年,他进士及第,结识了三位常州籍同科进士蒋颖叔、单锡和胡完夫,之后又结交了常州的钱公辅、钱济明(世雄)父子、胡仁修、报恩寺长老等人。真诚的友情,是苏东坡钟情于常州的源头。1074年,钱公辅在常州逝世,苏东坡前往吊丧,并作《哀词》:“大江之南兮,震泽之北。吾行四方而无归兮,逝将此焉止息……”

 

 

  隋文帝统一全国,才有了常州之名

 

  常州的地理区域在江苏的南部,太湖平原的西北部,境内地势平坦,西北稍高,东南略低,河网交叉,土地肥沃。常州河流属太湖流域水系,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

  上古时此处为“荆蛮”之地。商朝末年,周部落首领古公亶父的儿子泰伯和仲雍,自愿放弃王位,带领一批人从陕西南奔到荆蛮之地的江南,建立了一个号称“句吴”的小国。泰伯建吴后,经十九世传到了寿梦。吴王寿梦有四个儿子,其中第四个儿子季札最为贤能。季札封于延陵,故号“延陵季子”。延陵,到汉代改名为毗陵,到晋代又改名为晋陵。

  到了隋朝,隋文帝杨坚灭陈,统一全国。为了加强对地方的治理,废郡置州,在常武境内废晋陵郡,设置常州。当时的州政府设在常熟,后常熟割入苏州,移常州于晋陵,从此才有了常州之名。

  至唐太宗贞观元年,常州属江南道。五代十国时,各地藩镇拥兵自重不断争战,常州“九年中陷城11次”,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至宋太祖赵匡胤,平江南、灭南唐,将常州改为府,管辖晋陵、武进、宜兴、无锡四县。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十四年,常州升格为路,属江浙行省。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元年,常州属江南直隶中书省。万历末年,为避讳明光宗朱常洛名,改常州为尝州。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雍正二年常州仍为府,统领武进、阳湖、无锡、金匮、宜兴、荆溪和江阴、靖江八个县。誉称“八邑名都”。

  辛亥革命后常州光复,废常州府,将阳湖县并入武进县。民国3年改属江苏省苏常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成立了常州市,由常州专员公署管辖,属苏南行政公署,但市区域以外,仍称武进县。1953年改为省辖市,属江苏省人民政府领导。1983年起,常州市辖武进、金坛、溧阳三县(市)至今。

 

 

  临风慨想斩蛟灵,长桥千载犹横跨

 

  年轻时的苏东坡,曾与好友定下将来卜居常州府宜兴县的“鸡黍之约”,但只是一时兴起,并未当真。若干年后,他因机缘巧合到常州住了两个月,在外甥女婿单锡的陪同下游赏当地名胜,感受当地淳朴的民风,决心实践当年的“鸡黍之约”,在常州府退隐养老。他购买了田产,写下了赞美常州古城秀丽景色的《踏莎行》:“山秀芙蓉,溪明罨画,真游洞穴沧波下。临风慨想斩蛟灵,长桥千载犹横跨……”

 

 

  石桥 明代是常州修建石拱桥最多的年代

 

  常州,不但是江南古城,更是江南水乡,整个古城是依赖河道而发展起来的。“小桥流水人家”,更是常州人们的生活写照。在多水域的古城中,要想交通畅通,桥梁是多么的重要。

  根据《武进县志》记载,常州最早的桥是建于春秋吴王阖闾时期的“阖闾桥”。此桥位于武进雪堰境内,现仅存遗址,桥梁形制和规模早已湮没于历史风雨之中。除此之外,三国时期吴国赤乌二年(239)建造的内阁小桥、唐至德年间(756—758)建造的月斜桥、西晋永嘉三年(309)、东晋永和三年(347)先后建的单孔石拱桥仁育桥、玉熟桥(旧名灵雉桥,又名化洞桥,清代废),以及现存最为完好的梁代大同元年(535)建的新坊桥,都是常州历史比较悠久的桥梁。

  明代是常州修建石拱桥最多的年代。如觅渡桥、惠民桥、白龙桥、小玉带桥、中玉带桥、玉带桥、普济桥、兴隆桥、会龙桥、万安桥、丁家桥(旧名垂虹桥,又名宝丰桥)、白家桥(政成桥)、继安桥、拱圣桥(俗名县学桥,又名双椿桥)、广济桥(西仓桥)、文亨桥(新桥)等。

  明代建造的桥梁,造型优美,简洁明快、风格独特,且有跨度大的特点。其中,以文亨桥(新桥)、广济桥(西仓桥)为典型代表。

  清代重修重建古桥为多。据宣统元年(1909)《常州府城坊厢字号全图》显示,常州城区范围内有石桥60多座,其中石拱桥近30座,石板平桥近20座,在1.7平方公里的城区内的土地上,每平方公里就有石桥25座之多。造型独特又小巧玲珑,极具江南水乡特色。

  到1949年,城内还存有桥梁66座,其中石桥占多数。到1980年底,市内还存有石桥30余座,到2010年城区的石桥已屈指可数了。

 

 

  码头

 

  这些来来往往的各色船只不能总是穿梭于河流,它们还需要码头,用来歇息,用来热闹。

  大运河由西入城,流入古城的第一个大码头就设在毗陵驿前,相连文亨桥,与朝京门(老西门)一起形成了西门的最大商圈。康熙、乾隆皇帝下江南时的龙船就在此靠岸。皇帝上岸后入朝京门,出通吴门,到天宁寺,游舣舟亭,继续随运河东行。

  因为皇帝带来的名人效应,毗陵驿声名远扬。就连《红楼梦》120回结尾,也将宝玉出走的地点放在了毗陵驿旁的大码头,说明当初这里历史影响非同一般。据方志记载,全盛时期毗陵驿尚有木牌楼、驿头门、挂号房、兽医栅、槽头栅、官员栈等一系列的建筑设施。并有驿马56匹,战船15艘,水夫123人,马夫29人,分别管辖本邑水陆交通、传递公文、过境旅舍,为多种功能事务的枢纽。

  大码头在旧时更是许多文人墨客来府会试,赴京赶考的必经之路。白居易在《戏和贾常州醉中二绝句》诗中写道:“闻道毗陵诗酒兴,近来积渐学姑苏。罨头新令从偷去,刮骨清吟得似无。越调管吹留客曲,吴吟诗送暖寒杯。娃宫无限风流事,好遣孙心暂学来。”

  大码头还见证了常州运河的兴衰,特别是老西门一带的繁华场景。明清以来,花市街(篦箕巷)就因专门经营自产宫花、梳篦出名,加上大码头的繁华和附近还有接官亭、驿馆、皇华亭,所以清代进贡朝廷的宫梳名篦都在此采办,有“宫梳名篦”之称。《武进志》载:“明清时代,惟文亨雄杰为桥梁之冠。在文亨桥北到大码头附近,是颇负盛名的篦箕巷,小街热闹非凡,挑梁宫灯彻夜不熄。每当皓月当空,一轮明月穿过桥洞沉入水中,"文亨穿月"、"篦梁灯火"由此得名。”

 

 

  粮仓,200余间房屋,储存全县漕米

 

  古运河经新闸汛流入城后,不但作为船只交通的枢纽,更重要的是保障了漕运的畅通。为满足漕粮的转运和储存,在运河的两岸就必定要建多处粮仓。

  有史料记载,常州最早建造大型粮仓是在1134年,郡守余立矣在县治府桥南街东西建造了3个大型囤粮仓。大约经过四年后,郡守王缙又增建了8个粮仓,足见当时常武地区漕粮囤积储运规模之大。

  到了明正统五年,为了能更好地解决武进、阳湖地区的漕米储运,故而在运河南以东、西两边分别建了东仓和西仓。

  据《西仓图录》载:西仓有仓廒8幢,分别为两排,仓房50余楹,每幢仓房中由“区门”相隔,互不通达。大门口有“仓神庙”、“西仓牌坊”、“仪门”,后院有“仓厅”、“官厅”、“东西侧厢”、“东事所”等办公用房,总计房屋有200余间,将全县收缴来的漕米储存于此。据说,每到新粮征收,此地车水马龙,运河中船只如梭,两岸店铺林立,十分繁荣。

  西仓地区作为常州西门最大的粮仓,还带动了常州的豆、米、木、典等行业的经济繁荣。

  为了使运河南岸的西仓与运河北岸的西直街相连接,在明成化十七年,在当初木桥的基础上,由巡抚尚书王恕、知府孙仁倡改建成三孔石拱桥为“广济桥”,并沿用“西仓桥”为俗名,在民间流传至今。

 

 

  独徘徊而不去兮,眷此邦多君子

 

  苏东坡买好了田,还没来得及归隐,就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五年。直到元丰七年才得到赦免。政治上的坎坷沉沦使他退隐田园、躬耕自给的愿望更加强烈。他两次递上《乞常州居住表》,乞求朝廷准予他在常州居住。如此期盼,当然不仅是因为在常州有田,更因常州有一群就算他落魄也仍然真诚关心着他的好友。就像他在《哀词》中感慨的那样:“独徘徊而不去兮,眷此邦多君子……”

 

 

  为什么短短的白云溪能孕育古城文脉?

 

  常州不但物华天宝,更是人杰地灵。城内一条一里多长的白云溪两边,仅清代就出了两位状元,七位公卿。它承载的名人数量之多,人文内涵之深,在中国文化史上也是一大奇观。

  白云溪在城邑正中,西起大浮桥边的马山埠,南临后河的顾塘桥,东至唐家湾的学西街(县学),北通迎春桥畔的白云渡。

  白云溪是一条什么样的河呢?

  志书记载,北宋天圣年间,常州太守李馀庆,不但会看天象,更精通风水学说。他认为常州城内风水不好,对常州科举不利。于是提出在驻扎的营房前开挖一条新河,与外子城河及前河漕渠沟通,这就是“后河”,亦称“白云溪”。李太守深信:“自此后河开通必定文风寖盛,士人相继登高科。三十年后,当有魁天下者。”

  李馀庆果然一语中的。首先是钱公辅摘探花,然后胡宗愈再摘榜眼。在后河掘通四十二年时,北宋熙宁六年,又有佘中摘取状元(一甲第一),传为佳话!“白云溪”声名远播,引来许多饱学之士居住在两岸。各具功能的店家也开始在此安营扎寨,聚集各种字号为文人雅士服务。酒肆、茶馆、点心店、盐店、布店、肉店、布衣店、剃头店、客栈、冶坊、文房四宝店、首饰店等近百家不断开张营业。住在白云溪畔的人家家境殷实,多为书香门第和官宦人家。房舍雅洁轩敞,厅堂阁楼,一眼望去,真是白云溪边风景独好。

  就连北宋大文豪苏东坡,也在1101年,选择来到白云溪顾塘桥畔的孙氏馆定居,在白云溪边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49天。

 

 

  为什么长长的青果巷会人才辈出?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的邻居,对门东边赵元任,西边瞿秋白。

  常州古城中有许多巷弄紧紧依托城河,隐伏在闹市之中,其中城南前河两岸的青果巷(千果巷)最为声名显赫。青果巷东起琢初桥、新坊桥西,南临前城河至天禧桥(弋桥),北邻古村,衔接正素巷、庙弄、天井巷、雪洞巷、西庙沟、茭蒲巷、大马园巷,至南大街,西接西瀛里,河南为东下塘。

  宋元时期,这里有常州最完美的城内运河与纤夫道。由于前河临水,出行方便,青果巷受到了文人墨客的追捧,纷纷来此居住,逐渐形成了“深宅大院毗连,流水人家相通”的江南民居风情。仅明清两代,一条短短的青果巷就走出了近百名进士和数十位文才武略、饮誉海内外的名士。

  清乾隆十年状元钱维成、著名画家汤贻汾,刑部主事、贵阳知府恽鸿仪,故宫创始人吴瀛,语言学家赵元任,洋务运动创始人盛宣怀,谴责小说家李伯元,革命先驱瞿秋白,七君子史良,实业家刘国钧等,都是从小巷中走出的骄子。

  青果巷里还走出了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的至今健在的107岁著名语言学家、经济学家周有光先生。

  笔者曾有幸在京城访问了这位世纪老人,面对面听他讲青果巷的故事。周有光回忆:“我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生在青果巷里的老礼和堂内。我的曾祖父号润之公,祖父号逢吉公。因为当时都称号,父亲名保贻,号启言,也是搞教育的。母亲徐雯,也是大家闺秀……有意思的是,我们家斜对门不远,东边有赵元任,西边有瞿秋白,我们三个人居然都是搞文字的……我从三岁开始,常常跟亲娘(祖母,常州方言)在一起,住在河边的房子里,窗户很大,有月亮的时候特别好看。祖母教我念唐诗,人们都说祖母娘家是大户人家,祖母受过很高的教育,在妇女中了不起,会帮人打官司,写状子,还懂洋文,很有学问。”

  青果巷在周有光先生的记忆里是那么幽静而美丽,临河而居,多进院落。静静流淌千年的古运河,曾给他的心灵里带来无限的遐想,美好的憧憬。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

 

  仕途坎坷的苏东坡得偿所愿,最终于1101年农历六月中旬,迁居常州。但因旅途劳累染疾,在农历的七月廿十八日,还没有过上中秋团圆夜的他,就仙逝于常州城内孙氏馆。在最后的时光里,他还抒发了“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的月饼情结,足见他对常州饮食文化的喜爱。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