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不忧不惧——读《论语·颜渊》篇“司马牛问君子”章
日期:2017/12/30 14:53:46 访问次数:405次
  

12.4  司马牛问君子。子曰:“君子不忧不惧。”曰:“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子曰:“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颜渊》)


   司马牛问君子,孔子答曰:“君子不忧不惧”。子路问君子,孔子答曰:“修己以敬”。知徒莫若师,孔子能体会到二人的心思与心境,回答也不同。
   “子路无宿诺”“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能体会到子路憨直而又精进,言必信,行必果。子路问君子,是问如何成为君子,期待着自己未来也成为君子。

   司马牛很浮躁,内心游疑不定。司马牛问君子,只是想知道,作为有德行的君子,该达到何种境界,过着什么样的精神生活。传言中君子过化存神、八面风光,神采奕奕、器宇轩昂,君子内心大概早已远离焦虑、烦闷、忧惧以及痛苦等负面情绪吧。司马牛心中大概是这样的想法。

   朱子注曰:“向魋作乱,牛常忧惧,故夫子告之以此”。司马牛因其兄长犯上作乱而受到牵连,来到鲁国避祸,其兄又曾得罪孔子,故在孔子门下求学,心中时常愧疚甚至惶恐不安。孔子以“君子不忧不惧”作答,有因病用药的因素。但以“不忧不惧”解“君子”,也是通义。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宪问》)
   “仁者不忧”,即是仁者乐以忘忧。如孔子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系辞》云:“乐天知命,故不忧”。孟子言:“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
   孔子曾说:“知者乐,仁者寿”,理解“仁者不忧”,其实应以“知”为中介来过渡一下。因为仁者必“知”(子曰:未“知”,焉得“仁”),知者未必“仁”(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故仁者必然也能“乐”。阳明先生解孔颜之乐,曰:“乐是心之本体”。
勇者不惧,此是义理之勇,非匹夫血气之勇。如曾子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子张书诸绅。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颜子与仲弓问仁,孔子答复后,二人当下承受,异口同声,曰:“请事斯语矣”。在孔门,子路与司马牛算是异类,对于孔子还没有做到“中心悦而诚服”。
   子路不相信孔子的回答,反问道:“如斯而已乎?”子路把“敬”字看浅了,他那时哪里知道,在自家心性上做工夫,一个“敬”字可通透内外、彻上彻下,如大程夫子曰:“吾作字甚敬,非是要字好,只此是学”。
   司马牛不相信孔子的回答,进一步追问:“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司马牛把“不忧不惧”落在外面去领会了,没有明白孔子这句话的意思。孔子又稍加点拨,曰:“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不忧不惧是效验,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这是非常高的境界,但工夫须真切笃实落在“内省不疚”上做起来。大程夫子曰:“圣人千言万语,只是欲人将已放之心约之,使反复入身来,自能寻向上去,下学而上达也”。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为其中第二乐。《大学》云:“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阳明先生曰:“尔那一点良知,是尔自家的准则。尔意念着处,他是便知是,非便知非,更瞒他一些不得。尔只不要欺他,实实落落依着他做去,善便存,恶便去,他这里何等稳当快乐”。可以结合上面几段文字来领会“内省不疚”。
   “内省不疚”,即是自反而缩、反身而诚,自家良知上无所亏欠,此是儒家心性够功夫之“头脑”,仁义礼智,均是从一个“诚”上涵养扩充开来。阳明先生说:“此独知处便是‘诚’的萌芽,此处不论善念恶念,更无虚假,一是百是,一错百错,正是王霸义利诚伪善恶界头。于此一立立定,便是端本澄源,便是立诚。古人许多诚身的工夫,精神命脉全体只在此处。真是莫见莫显,无时无处,无终无始,只是此个功夫”。(《传习录》120条)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