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春天:王光辉《三代可复:常州学派公羊学思想研究》序
日期:2017/12/31 23:49:23 访问次数:601次
  

永远的春天:《三代可复——常州学派公羊学思想研究》序

 


柯小刚
 

 

 



   《春秋》开始于一个春天,终止于一个春天,而春天总是新的开始。正如《易》始于乾,终于未济,这是一条永远朝向未来开放的道路。走在这条道上的文明之所以曰“华”曰“夏”曰“中”,并不在地域或民族,而在其不息的天命之性和修道之教。《易》与《春秋》,斯教之大者也。

   《春秋》开始的“元年春”,何邵公解曰:“元者,气也,无形以起,有形以分,造起天地,天地之始也,故上无所系,而使春系之也”。常州《春秋》之学特重明堂禘祭,系祖于天,系政于学,系《春秋》于三代之《易》,盖深有得于《春秋》之始也。王光辉博士论文《三代可复:常州学派公羊学思想研究》所以迥出常俗者,亦在于斯也。

   子曰:“政者正也。”非天道何以正人事?非名物义理何以正现实?名者命也,天命之性所蕴也;正名者,尽性工夫也。非尽性不能得其情,非正名不能得其实。故庄子所谓“《春秋》以道名分”者,事物正义之批判工夫也,政治之本义也。《诗》之“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以此,《春秋》之“大一统”亦以此也。故何邵公解“王正月”曰:“夫王者,始受命改制,布政施教于天下,自公侯至于庶人,自山川至于草木昆虫,莫不一一系于正月,故云政教之始也。”

   经学自汉至清,自清自汉。清学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重新开始。乾嘉回到汉代的结束,这是一个结束;常州回到汉代的开始,这是一个重新开始。这个开始之所以能重新开始,并不在任何教条的重申或制度的复古,而在于天道性命的重新自觉、正名批判工夫的重新开启。

   在每一个古今之变的节点,在轰鸣喧嚣的世变尚未发声的寂静中,天人之际的性与天道尤为先知先觉者所感。所感天人之际越深,通古今之变的尺度就越大。感之愈早,可通未来世代愈远。孔子赞《易》作《春秋》如此,常州诸子考三代之《易》以明《春秋》亦如此。读庄述祖于正月雉呴闻天雷之无声(《夏时说义上》),可知常州学术之所以能上达三代、下及近世以至于今日者,良有以也。

   《诗》云“上天之载,无声无臭”,《易》云“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皆《春秋》所以通三统、知百世之学也。子曰“吾道一以贯之”,常州诸子得之矣,光辉此书论之甚详。随光辉重读常州诸子,还常州于常道,则世之所谓汉宋之分,“政治”“心性”之分,何有于常州哉?

   同济中哲非常年青,设立博士点的时间不过五六年。王光辉博士的这本书将是第一本公开出版的同济中哲博士论文。这是一个富有希望的开始。无论对学者而言,还是对学科点而言,年青总难免有所欠缺;但如果能在未来的成熟之后还能葆有一种年青,一种不断重新开启的能力,那么,经典解释才有可能继续展开为常经大道,先贤寄望于这代人的斯文之命才有可能再次生成。愿以此与光辉共勉,与未来的同学们共勉。(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寓诸无竟”)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