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邹谦之(其一)
日期:2018/3/4 23:28:26 访问次数:333次
  

寄邹谦之

 

 

   比遭家多难,工夫极费力。因见得良知两字,比旧愈加亲切,真所谓大本达道,舍此更无学问可讲矣。随处体认天理之说,大约未尝不是,只要根究下落,即未免捕风捉影。纵令鞭辟向里,亦与圣门致良知之功尚隔一尘,若复失之毫厘,便有千里之谬矣。四方同志之志此者,但以此意提掇之,无不即有省发,只是着实能透彻者,甚亦不易得也。世间无志之人,既已见驱于声利词章之习,间有知得自己性分当求者,又被一种似是而非之学兜绊羁縻,终身不得出头。缘人未有真为圣人之志,未免挟有见小欲速之私,则此种学问,极是支吾眼前得过,是以虽在豪杰之士,而任重道远,志稍不力,即且安顿其中者,多矣!

   谦之之学,既已得其大原,近想涉历弥久,则功夫当益精明矣。无因接席一论,以资切劘,倾企如何。范祠之建,实亦有禆风教,仆于大字本非所长,况已久不作。所须祠扁,必大笔自挥之乃佳也。使还,值岁冗,不尽欲言。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