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分一个主从,“知行合一”才不至于沦为戏说
日期:2018/3/8 11:17:28 访问次数:448次
  

   阳明先生提出“知行合一”,如果仅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很简单,那就是:“知”与“行”不可相互决裂,而是合二为一,知、行只是一个。可是,一说知行合一,其隐含的逻辑前提恰恰是把“知”“行”决裂为二。阳明说:“若不知立言宗旨,只管说一个两个,亦有甚用?”后人研读“知行合一”,关键是体会阳明先生立言之宗旨。

   《传习录》5条数次点出“知行的本体”,这是领会“知行合一”立言宗旨的关键。如:“此已被私欲隔断,不是知行的本体了,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圣贤教人知行,正是要复那本体”;“知行如何分得开?此便是知行的本体,不曾有私意隔断的”;“某今说个知行合一,正是对病的药,又不是某凿空杜撰,知行本体原是如此”。

   “知行的本体”,相当于《中庸》所谓“生而知之”“安而行之”。“生知”从本体上说“知”,“安行”如孔子所言“仁者安仁”。虽然分一个知、行,但“生知”与“安行”只是一个,正如阳明先生所言:“此便是知行的本体,不曾有私意隔断的”。

   站在“知行本体”的高度说“知”与“行”,“知”是良知本体,“行”为率性之道。

   能复得“知行的本体”,其境界就是“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然而阳明先生提出“知行合一”是面对中人以下立教,后人应该从“学知利行”这个层次来体会“知行合一”。

   阳明先生在《传习录》26条从知行并进这个角度切入,来解说“知行合一”。阳明曰:“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圣学只一个功夫,知行不可分作两事”。从文辞上看,这是把“知”与“行”对举,但从义理上体会,其实是分一个主、从。

   “知者行之始”,阳明经常说工夫须有本原,须晓得头脑,即是此意。“行者知之成”,须注意,“成”乃知之“成”,这句看似说“行”,中心词还是“知”。成,终也,由学问工夫而复归本体,落在“知行合一”上说,即是由“行”过渡到了“知”。阳明曰:“今日良知见在如此,只随今日所知,扩充到底”。“扩充”是“行”,“扩充到底”,则由“行”复归“知”,与“行者知之成”同义。

   “知”为本体,“行”乃学问工夫,“知”不仅体现为“行”之“始”,而且贯穿于学问工夫之始终。可见,“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阳明是以“知”为核心来阐述“知行合一”。这句话虽然是要表达“知行合一”的意思,也可以说“知”与“行”本来只是一个,但知、行位置决不可互换。《中庸》25章曰:“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对应于“知行合一”,则应该说:“知者,行之终始”。

   “知行合一”,不是“知”与“行”从外面合二为一,而是知、行交错并进,相互转化。但知、行如果不分一个“主”与“从”,知行并进、知行合一必然沦为一场戏说。

   《传习录》第5条:“某尝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这里直接指出,“知”为“行”之主意,“主意”即是“头脑”。从始位上说,“知是行的主意”与“知是行之始”,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行是知的功夫”,相对于“主意”或“本体”而言“功夫”,那么“知”便体现为“本体”。“行是知之成”,“知”通过“行”来成就自己,这是从终位来说“知”。

   对于“知行合一”,关键是把握这个“知”,“知”为“知行合一”工夫之头脑,阳明先生曰:“功夫不是透得这个真机,如何得他充实光辉?”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孟子曰:“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大学》把“诚意”工夫落实在“自谦”上。以上都是或隐或显点出“知”作为头脑工夫,只是没有直接说出“知行合一”这个命题。阳明先生曰:“孔子无不知而作,颜子有不善未尝不知,此是圣学真血脉路”。

   所谓知行合一,这个“知”作为学问工夫之头脑,既不是概念层面的“知”,更不是感觉、知觉层面的觉知。更进一步说,“学知”功夫必须契合“生知”本体,此“学”才有本原,不会陷于支离决裂,不是义袭而取之。这层意思落在“知”与“仁”上,应该说,“知”只有上达“仁”,才能避免穿凿用智。

   孔子曰:“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须注意,“用其力于仁”,这是孔子在开示如何下手用工夫。无论是“学知”还是“困知”,后天学问工夫真正向“仁”上去复归,殊途而同归,根本不须用力。朱子有诗云:“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从“知行本体”上说“知”,此“知”完全通“性”与“仁”。其次,落在学问工夫层面说“知行合一”,此“知”为学问工夫立一个根本,虽然没有上达“仁”,但已经在趋向于“仁”,向“仁”靠拢了。大程夫子曰:“学者须先识仁”。识仁,此学才能有得力处。

   孔子曰:“知者利仁”。与“知者利仁”相反的另一面就是:“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

   孔子说得简略,直接由“知”而向“仁”跃迁。这层意思在阳明先生那里就表述为“知行合一”,通过“知”过渡到“行”,再由“行”过渡到“知”,如此循环不已。

   知、行并进而相互成就对方,体现为:“知”越来越入于精微而合于“性”与“仁”,“行”越来越真切笃实而合于“道”。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