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万里:唐文治《論語大義》序
日期:2018/3/29 11:17:45 访问次数:439次
  

唐文治《論語大義》序

 

 

虞万里,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夫《論語》之爲書也,懸諸九霄堪與日月並存而麗天,推極五洲可導人類相諧而共存,傳之萬代足稱世界文明之典謨。曷以言其然哉?夫世界者,人類之世界也;人類者,天地之靈長也;靈長者,蜕演於禽獸而異於禽獸者也。禽獸之求生,攫齧搏擊,擄掠追殺,尠能他顧。人類之圖存,非時不獵,和合共生,仁義爲本。西哲有言,若倫理人道,不發自人心,則衆生世界,將無可救藥。此警世之通言,醒世之恆言也。警醒救治之方,唯我東方聖哲之《論語》而莫屬。

 

   《論語》之於倫理人道也,廣大悉備,包羅萬有。散化其目,有論道、德、仁、義、禮、智、信、忠、恕、孝、悌、敬、勇、恭、寬、敏、惠者,有論知、行、志、中、爲己、有恆者,有論君臣、父子、兄弟、朋友者,遽數之而不能盡其目。歸總其要,則不外修己、安人,而一以仁爲本。修己志在完成自我人格,功夫在爲學;安人意在助成他人人格,方法在施教與從政。


   人之所以學,在於求知識,去固蔽,明道理。如何而學,立志、求師、用心、惜陰、有恆者是;何爲好學,學而時習、學思並重、無求安飽者是;所學而何,《詩》、《書》、禮、樂、技藝者是;重點學何,文、行、忠、信者是。學須持恒,覆簣平地,積成山丘,苗而能秀,秀而能實;學須思巧,知不如好,好不如樂,共學適道,與立與權;學須反省,朝夕三省,見賢思齊;學須兼行,力行即學,行而再學。夫如是,而後學之功效見焉:知行合一,言行不苟,應對自如,從善改過,不驕不吝,思深慮遠,無攻異端,文質彬彬,儼然正人君子矣。


   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其成人施教之謂也。施教宗旨,是爲有教無類;施教精神,是爲不倦無隱。施教方法,率先甄别資質,雖語上語下之不同,而循循善誘則一如;兼之注重啓發,察其憤悱,舉一反三;更以因材施教,聞斯行諸,進退各異。勉爲君子儒,恥爲小人儒。唯其有教無類,遂有弟子三千;唯其因材善誘,乃成賢人七十,而各以德行、言語、政事、文學名。


   既已成一己,教千人,復能尊五美,屏四惡,斯可以從政矣。施政之原則,端在爲政以德,身正令行,禮讓爲國。施政之綱領,必也正名,名正言順,言順事成,事成則禮樂興而刑罰中矣。事舉在勤政,非唯先之勞之,猶當居之無倦,行之以忠也;治民在勸善,非唯舉善教不能,猶當道之以德,齊之以禮也。選吏在察人,舉直措枉,舉枉措直,民心向背是證;愛民以禮義,富民教民,説近來遠,民食喪祭是重。施政之要目,包羅萬有,尤以教育爲先,明人倫,崇多聞,講信義,息争訟。於吏治,赦爾小過,舉其賢才;於財政,薄斂省賦,節用愛人;於經濟,利民所利,均平貧富;於國防,明恥教戰,好謀而成;於外交,慎人選,不辱君命能專對;於糧役,重信諾,足食強兵以信民。


   由成己而成人,由成人而博施濟衆以施政,而後格致誠正修齊治平八字金言出焉。抑不僅此,《雍也》歎“中庸之爲德”,《堯曰》贊“允執其中”,處事理政,無不當以不偏不倚,執中爲要。抑不僅此,《里仁》之“無適無莫”,《微子》之“無可無不可”,猶《孟子》所謂“可以仕則仕,可以止則止,可以久則久,可以速則速”,即《中庸》所謂“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也。晦庵云:“中無定體,隨時而在。”中也,時也,時中之義大矣哉!豈僅三代禮樂損益得中之謂歟?斯千秋百世與時而進得其中之謂也。方之希臘三哲之時中,則東海西海,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者。此予所以言《論語》爲推極五洲可導人類相諧而共存,傳之萬代足稱世界文明之典謨者也。


   《論語》爲修己安人之典謨,其時中之義,猶待歷代賢哲因時闡釋以求其中。孔子國啓之,何平叔繼之,韓昌黎、朱晦庵又繼之,今我交大故校長唐蔚芝先生復又繼之者,《論語大義》是也。


   先生早年親炙名師,精研性理,熟讀四書。既及第仕宦,慨然以天下爲己任,深知政必本於仁,非仁無以爲政,嘗謂《論語》一書,爲道德之淵藪,政治之綱領,諸凡修身、處世、治人之道悉備之。然則其要在躬行實踐,若徒托空言,入耳出口,讀猶未讀也,遂切實踐履《論語》修己安人之方。既而遊歷英法比美,領略西方學科分類之法。及其引退官場,執掌交大,創辦國專,前後四十餘年,正值國是日非,經典廢棄之際,先生身丁戰亂,目擊時艱,乃抽繹《論語》篇章,爲之大義,爲之簡注,爲之分類,爲之宣講,先後數易其稿,而《定本》成焉。


   《大義》之爲書也,其始則織組章節要義以成古文二十篇,紹述桐城文章體式;其繼則簡擇朱注精要而成《讀本》,以授交大學子;再則因應時勢自出機杼而成《定本》,以教國專友生。然定猶未定也。先生謂注釋《論語》者,大旨有明義理、通訓詁,闡聖門家法,别傳授源流,窮天德聖功之奧,探修己治人之原。自謂竊嘗有志焉而未敢謂有得!嗟夫,賢哲日新而日進之心未有已也,乃仿阮文達《論語論仁》之例,分學、孝、仁、信、政、君子小人之辨、六藝論、教育立品準、人心風俗鑑、至聖救世不遇史略十類分别講述;賢哲日新而日進之心猶未有已也,乃更求《論語》中之政治學、名家學、法家學、農家學、道家學、雜家學、國際學、經濟學、社會學、考據學、軍事學以因應西來學科。數十年精研深求,無有已時,曷其玩索不已如此其執也哉?先生曰,邇者風俗人心益不可問,先進禮樂邈焉無存,邪説之横恣,四海之窮困,且未知所終極。俛仰世變,非讀《論語》,曷能救諸?嗚呼,此先生所以日進日新其《論語》“大義”者歟?


   予之讀先生交大《〈論語〉演講録》也,猶仿佛見其抱拳拳之心,懷殷殷之情,仰茫茫之視,顫巍巍之步,捋飄飄之鬚,發朗朗之聲,判君子小人之儒曰:“君子儒者,當開物成務,通天下之志,以覺世而救民;若暖暖姝姝,拘墟不化,入乎耳出乎口,則小人儒也。更有進者,君子將以學説救天下者也,而小人則專以學説亂天下。”“小人乃無忌憚者,索隱行怪而已。索隱則偏,行怪則僻,於是混淆黑白,顛倒是非,非經侮聖,爚亂天下。嗚呼!可痛哉!”吁,世之曲學躗言者可不警醒哉!


   又曰:“蓋心理之消息,政治之樞紐,國家之興亡,罔不繫乎是焉。”“人生大患,莫如貪鄙,故首辨義利,次絶干求,三明學術,四端心術。行政者以之爲座右銘,則體用兼該,國家有不平治者哉?”吁,世之以權謀利者可不警醒哉!


   又曰:“先儒云‘逢人即有求,所以百事非’,故‘求’之一字,今日世道之大憂也。邇來外人注意君子教育,惟望青年之士移求名利之心轉而求道德學問,以不若人爲恥,斯可矣。”吁,世之干求名利者可不警醒哉!
      是爲序。丁酉臘月盥手拜撰於榆枋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上海儒学”)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