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派”与“托派”
日期:2018/8/2 10:15:26 访问次数:119次
  

     托派与斯派之间的斗争,表面上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两条路线之争,实则是渗透与反渗透、控制与反控制,是“国家党”与“买办党”之间的决斗。“主义”无论多么动听,即使说得天花乱坠,又能鼓动多少人去参加“革命”?如果这个魔鬼帝国不从财力、人力、组织、武器上支援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很难想象,十月革命会取得成功并能巩固政权。魔鬼习惯于暗中使坏,在操控俄国“革命”前后,秘密布下许多棋子。布尔什维克必然是“党中有党”,托洛茨基就是最重要的一颗棋子,是列宁路线的继承人。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列宁死后,斯大林掌握了权力,清洗了托洛茨基一派,并且逐渐掌控了共产国际。
 

     魔鬼精心布置的一盘棋局被斯大林所破坏,当然不会甘心,托洛茨基被驱逐出境,但对苏联的渗透与收买并没有停止。苏联20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非常血腥,应该是斯大林继续清理隐藏在各条战线上的买办势力。

 

     沙皇俄国,有浓厚的英雄情结,自视甚高,把自己当作东罗马帝国的继承者。每当欧洲国家发生民主运动,沙俄义不容辞,都要派兵镇压,维护欧洲的封建秩序,所以与魔鬼结了深仇大恨。按说,沙俄二月革命后政治民主化,魔鬼就可以操控俄国的政权,为什么还要派列宁发动十月革命?一是为了复仇,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敲诈欧洲诸国。


     魔鬼本来准备将苏联打造成世界革命的中心,让它在国际上成为“麻烦制造者”,以便更好地挟制欧美列强。魔鬼每次布局,志在必得,没想到头一次遭遇到斯大林这个政治强人的阻击,对苏联逐渐失去控制。魔鬼品尝了失败的苦果,除了操纵媒体痛斥斯大林独裁专断以外,还痛定思痛,开始扶植德国法西斯快速崛起。在魔鬼的授意下,德国在欧洲高举反共产主义的旗帜,目的正是要消灭苏联。1936年德国和日本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也是魔鬼在苏联东西两面布局,最终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国共两党举起“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旗帜,合作北伐,刚打到长江流域,蒋介石就调转枪口,对共产党大开杀戒。蒋介石为什么会叛变革命?国内两党之间的矛盾也要从国际上托派与斯派之间的斗争中去寻找原因。
 

     1923年蒋介石赴苏联考察,那时共产国际与苏联还在魔鬼的掌控之下。按照魔鬼的出牌套路,名义上是蒋介石开展的一次的考察之旅,实质上是魔鬼在考察蒋介石的“可靠性”。蒋介石应该通过了考察,纳了投名状,所以回国不久被委任为黄埔军校校长。后来公布的《蒋介石日记》,说蒋介石通过这次考察看出苏联体制的问题,对苏联没有任何好感,在日记中写下“求人不如求己”,回到宁波老家休假,不愿意去广东任职,完全是为蒋介石洗白而撒谎。
 

     由于斯大林后来控制了共产国际,中共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直接听命于斯大林。国共之争,其实是魔鬼与斯大林之间的交锋在中国国内的延续。1927年蒋介石第一次“下野”,东渡日本名义上是为了婚姻,实则是被斯大林打乱了节奏,需要蒋介石再次确认纳投名状。蒋宋联姻,取二人姓名中间一个字,人称“中美合作”,无论说蒋介石亲美,还是亲日,都只是为了掩盖真相而释放出来的烟幕弹。
 

     革命口号必须是光明正大的,革命纲领当然也是正义的,诸如实现中华民族的独立,争取全国人民的解放,全面废除不平等条约。可是邪恶魔鬼决不可能大发慈悲,无偿支援各国开展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与民主革命。阴谋见不得光,只能在暗处潜伏着,革命付出的主要代价,就是革命政党被魔鬼培养的少数棋子所渗透。
 

     斯大林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非常现实,世界革命那一套口号是喊给别人听的,他自己不会相信。他操纵留苏派掌权必然是服务于苏联的国家利益,如“武装保卫苏联”这样口号,就明显打上斯大林的烙印,至于中国的国家利益,斯大林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左右两边下注,这是由魔鬼的狡诈本性决定的,它决不甘心只能操纵国民党而失去对中共的控制。在以毛泽东为领导的本土势力与留苏派斗争之际,魔鬼瞅准了机会。白区工作路线之争以及后来开展的延安整风运动,应该是魔鬼培养的少数棋子通过拥护毛泽东的革命路线来打击留苏派。风云际会,斯大林对于中国革命的干扰客观上助推毛泽东成为中共的领袖,毛泽东领导的中共发动工农群众,先联合国民党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三年内战又把国民党赶到了台湾,最终迎来了国家的独立。
 

     一般以为,原苏联1991年才倒台,其实,斯大林死后,魔鬼已经实现了对苏联的全面渗透与控制,“修正主义”这个名词掩盖了苏联被操纵的真相。赫鲁晓夫1958年访华,提出组建联合舰队,共建长波电台,没安好心。毛泽东拒绝了赫鲁晓夫的提议,事后与苏联大使尤金谈话中透露,苏联援助的专家以及派驻军事、公安两部门的首席顾问,换来换去,没有一个任职期限,不通知中方,也不征求中方的意见,这正说明魔鬼通过苏联向中国进行渗透,刺探情报。
 

     美苏两大超级大国之间对峙,冷战持续了几十年,也是魔鬼布置的一个棋局。有一个苏联在欧洲东边虎视眈眈,更容易操纵欧洲诸国。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各个国家,无论是投靠美国,还是投靠苏联,都间接投入魔鬼的怀抱。二战以后,名义上是美国推出“马歇尔计划”支援欧洲国家战后重建,实则是魔鬼附体于美国,加深了对欧洲诸国全方位的渗透与控制。
 

     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印边境开战,中苏边境对峙,都是在魔鬼的谋划布局下对新中国进行的武力威慑。内部的渗透与颠覆与从外面实施的经济封锁、武装包围默契配合,斯大林死后不久,中国就发生了“高饶反党事件”,由此可见,潜伏他党内的买办势力已成气候。大跃进演变成浮夸风,土改引起的左倾狂潮消灭了士绅阶层,反右扩大化,一方面是借力打力,利用法不责众的心理,保护了潜伏下来的“学术买办”,同时打击了广大的知识分子,影响了中国的建设事业。新中国成立后折腾的这些运动,背后都交织着阴谋诡计。魔子魔孙从魔鬼身上分有了阴邪与狡诈,对国家建设产生了巨大的破坏力。
 

     文革的本质,决不是毛泽东个人要夺回失去的权力,而是“国家党”与“买办党”之间的斗争。猜测毛泽东应是吸取了苏联大清洗的沉痛教训,采用“文化革命”这样一种群众运动的方式,打击或明或暗的买办势力,可惜这场群众运动同样被买办势力操纵改变了斗争的方向。
 

     19世纪中叶,太平天国以驱逐鞑虏为口号发动叛乱,曾国藩在《讨贼檄文》称自己清剿洪杨邪教,不仅为清府平叛,更是匡扶华夏名教。文革提出的斗争口号局限于反修防修,拘泥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自始至终被抽象的概念所左右,使得这场运动焦点模糊,性质不明。不应拖泥带水,而是要干净利落地举起打击“卖国贼”,打击“买办”的旗号,叛国者一定心虚胆寒。
 

     改革开放,应是中共与魔鬼达成了某种妥协,双方似乎都在与时间赛跑。魔鬼操控世界几百年,势力盘根错节,又挟持强大的资本与技术优势。中国只有对外开放,引进资本与技术,让国家发展强大起来,才能为世界人民降伏这个邪恶魔鬼。中国不仅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而且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国情非常特殊,魔鬼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遇到中国这样一个强劲的敌人,也盘算着利用中国对外开放发展经济的窗口期,把中国给和平演变了。
 

     魔鬼是非常狡猾的,它操控媒体散布谣言,说马克思在早年加入撒旦教,是撒旦教成员,攻击列宁是德国间谍,受德国政府指示发动了十月革命。因为执政党名义上还是尊奉马列主义,魔鬼向马、列身上泼脏水,目的正是要打击执政党,服务于其和平演变的野心。魔鬼还指示买办媒体与买办学者鼓吹自由、民主、宪政,善良的中国人要擦亮眼睛,看穿魔鬼的假仁假义。一旦中国实行三权分立,搞多党政治,无论实行总统制还是议会制,政治必然被买办政客所操纵,国家权力将被垄断资本所支配,中国的国家主权就拱手交给魔鬼了。
 

     唯有一党执政,公务员受党章的制约,才能有效防范魔鬼对于行政官员的围猎。阴谋见不得阳光,仅能在小范围内适用,只能收买个别的官员,在八千万党员的大党面前,魔鬼围猎权力使尽各种阴邪手段,也是注定要失败的。自中央到基层,建立一个以德性与才能为标准的上升通道,官员从基层一步步锻炼提拔上来,让贤者在位,能者在职,使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人民公仆执掌国家政权,才能为全体中国人守护好国家主权。“既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为什么是“邪路”,大概执政党也不好明言,需要民众自己去用心体会。   

版权所有: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江苏通睿
Copyright (c) 2003-2012 czkong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网站管理]
网站访问统计: